记者:当前我国融资租赁行业立法整体情况如何?“民法典草案”编纂工作对融资租赁行业产生何种影响?

张稚萍:融资租赁行业尚无专门的行业立法。长期以来,融资租赁行业主要的法律依据为合同法、物权法、相关主管部门颁布的管理办法以及国家税务部门颁布的相关规定。
近十余年来,我国融资租赁行业取得了较快发展,融资租赁业务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融资租赁的标的物涵盖了飞机、船舶、汽车、基础设施建设、工业机械、医疗器械设备等,可以说,涉及到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个人认为,融资租赁作为一个发展潜力广、后劲足的行业,应有专门的行业立法。行业立法不仅是规制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还能够对行业进行精准定位,可以相应带动融资租赁在税收、监管、政府行政管理等方面的问题迎刃而解,这是一个根源上的问题。
那么,回到民法典的编纂,这实际上是把现有的民法,包括物权法、合同法、侵权法、婚姻法、家庭法、继承法等编制到一个法典里,这是我国正在进行的一项法律基础性工程,更是中华民族法治化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目前看来,民法典编纂过程中创设了一些新的制度,并且对融资租赁合同章节充实了不少内容,将对融资租赁产生深远的影响,民法典也是融资租赁面临的法律问题的一个改善机遇。

记者:与合同法相比,“民法典草案”对融资租赁相关内容做了很大改动,有何亮点?

张稚萍:融资租赁行业的发展有个突出特点,就是实践性强,因此,很多业务规则可能会突破传统的民法理论,在实践中摸索前行,在呼吁中逐步解决问题。
此次“民法典草案”对融资租赁相关内容做了很大的改动,“民法典草案”第十五章第735条至760条专门规定融资租赁相关内容,由原来的14条扩充到26条,内容上更加丰富饱满。其中“融资租赁合同”专章的修订有一个非常积极的变化,即规定了对租赁物的登记制度,“民法典草案”中增加了一个条款:“出租人对租赁物享有的所有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这能从根本上解决善意取得制度对出租人的伤害问题,是一个重要利好。

记者:对此次“民法典草案”中对融资租赁合同的修订内容,您有何建议?

张稚萍:“民法典草案”对于融资租赁合同相关内容的修订,整体上有很积极的意义。但也感到有一些条款对融资租赁有误解,过分偏重保护承租人利益,模糊了融资租赁的本质特质,对出租人的合法权益保护不充分。具体到内容,有如下建议:

第一,建议删除个别条款。“民法典草案”中有一条新增条款: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