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中概股爆出最大丑闻,瑞幸自揭老底: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公司首席运营官(COO)刘剑和向他汇报的几名员工,共同伪造了高达22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金额。当日。瑞幸股价跌去75%,市值缩水16亿美金。与瑞幸关系密切的神州租车大跌超过70%,缩水60亿港元。引发朋友圈极度关注。可以预见的是,瑞幸财务造假,将拖累所有的中概股。同时据传,浑水等做空机构从中大挣1.6亿美元。

去年的今日,一则动产抵押信息把瑞幸咖啡和中关村租赁推成网络热点。今年的此时,金融圈在大赞中关村科技租赁的这单业务。这单业务,租赁期为一年。从2019年3月到2020年3月31日。才过两天,瑞幸暴跌。而中关村这单也业务几天前完整结束。

 金融圈,特别是租赁圈内不得不佩服中关村科技租赁的业务和风控,此次成功逃顶,简直如有神助。瑞幸、神州同时大跌,为瑞幸提供3.5亿元融资租赁的另一家租赁则祸福难断(光大金租的这单业务与去年结束)。

     回到瑞幸咖啡和中关村租赁的这单为期1年、总额4500元的融资租赁业务。稍微有些租赁业务常识的人,都可以判断,承租人的保证金通常覆盖最后一期租金。如果1年期的融资租赁业务,按季回款。其实到第三期还款,也就是早在2019年12月31日,出租人已经全部回收了本金和利息。业务到期结束时,通常承租人以1-100元象征性名义价格回购租赁物,如果承租人发展势头头良好,可以再续一期、如果出现逾期,就只能展期。对于这一单业务,其实进入2020年2月以来,浑水做空、数据翔实,瑞幸初期应对,回复空洞无力,及至今日,自爆作假,作为出租人的中关村租赁早已经落袋为安,坐壁上观了。

      瑞幸咖啡的模式,如果是用互联网的思路,拓展消费的型领域。为消费者提供味道可口、获取便利的消费品,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为投资者和消费者提供真正价值,才是价值的根本。中小微租赁收益高,风险大,这是一个大的定数。2019年3月的这单租赁业务,基于瑞幸咖啡账上有10多亿的现金,且每天的现金流稳定。而且内部已经知道上市成为了定数,所以风险是可控。靠补贴消费者获客,到一定量级、且有消费习惯的常态客户后实现盈利,互联网的思路能否在快消品上实现,有待市场考验,所以租赁期控制在一年以内,为开展类似业务做一个尝试。能够在一年后的今天,成功脱身而出,表面看是幸运,其实更多的是多年来开展中小租赁业务积累的风控理念在现实中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