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加入GECapital,踏上了医疗融资租赁的征程,历经市场、风控、销售、管理,14年租赁生涯的尘与土,亦伴随着医疗租赁的沉与浮。受邀特别将前两年撰写的有关医疗租赁的文章,根据时势变迁进行更新和重铸,书写那些年我们一起经历过的医疗租赁。

  2006年至2009年,是医疗租赁市场高速培养期,在这三年期间,远东军的全面布局,让很多医院认识并接受了以融资租赁方式采购设备。2009年到2012年,是医疗租赁市场迅速成熟期,用来刺激经济的4万亿当中,有7000亿元投向县级公立医院,作为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战略部署,而各县级医院为了获得这些专款专用的补贴,加上新农合政策的大发展,全面大量采购大型设备和大兴土木,融资租赁也在此时成了县级公立医院融资的重要途径。与此同时,县级医院亦成为医疗融资租赁市场的最大客户。2012年,4万亿的刺激的后座力导致地方政府大肆举债,县级医院作为地方最优质的资产平台,以一种新的体态闪亮登场,成为政府融资最为青睐的载体,而2012年为了控制地方县级医院前几年迅猛扩张的势头,卫生部一纸严禁县级公立医院举债建设的文,使得2012年到2015年6月医疗租赁市场的阶段沦为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进入了医疗租赁退潮期、医院政府租赁发展迅猛期。2015年6月至2018年,平台融资开放、发债体量放开后,以医院作为平台融资主体的项目也大幅萎缩。2018年至今,医疗设备直接租赁辗转多年回到了业内视野,后疫情时代带动医疗大健康产业的概念植入人心,业内部分租赁公司蠢蠢欲动但又心动不敢行动。

  细数完医疗租赁市场的兴衰十年后,许多问题曾一再在我的心里盘旋。医疗租赁十几年烟火所形成的“社会垢”何时能完全退袪?在这个浮躁虚华的快餐式租赁大行其道的时候,是不是医疗回归实体融资的最佳时期?在这个全民资产规模化的市场形态下,我们是否还要以筚路蓝缕的体态,去逐鹿单体项目20万-2000万的领域?我们若要深耕医疗产业实体,什么方式才能以星星之火燃起燎原之势?纵观历史遗留问题,横看现实行业格局,剖析企业资源禀赋,生存发展并驾齐驱,以点及面的进行战略部署,由目标及标的进行圆融布局,或许我们重新拾起医疗实体经济租赁市场的后浪,还有机会找到nichemarketandfinancinginnovation。

  整个医疗产业链的横向分析一度是我们在从业经历中的研究对象,医疗行业从生产领域到流通领域,再到医疗终端领域,有着丰富的细分市场,生产领域包括医疗器械生产厂商,药品生产商,化学试剂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