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与中国同属东方文化圈,国民有许多共性,在运用融资租赁方面,同样有诸多相似和可参考之处。本文运用中国外资租赁协会张广志“2019年日本融资租赁行业发展概况”提供的数据与素材进行分析,特此鸣谢。

一、高度关注融资租赁发展与经济周期的正相关性

日本是亚洲融资租赁的先行者(起步于60年代),经历四个发展阶段。一是起步期。二是伴随日本经济的全面腾飞,融资租赁经历了2007年以前的“黄金十年”高速发展期(即1997-2007年)。三是随着2008年亚洲金融危机,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其融资租赁滑入低谷,年度租赁交易额由此前的近8万亿日元跌至不到5万亿日元,跌幅近37.5%(最低的2010年4.56万亿日元,仅相当于2006年7.87万亿日元的57.94%)。四是最近十年(或者说5-10年)日本经济缓步恢复,融资租赁也呈平稳发展状态,租赁交易额维持在5万亿日元上下,起伏不大。

融资租赁交易与经济周期高度正相关性规律告诉我们,处于经济兴旺(上升)期,租赁要抓住市场需求旺盛,资金周转顺畅之机,加大投放,占领市场,谋取规模经营效益,既以丰厚的当期利润提足风险拨备,留足后劲,又以发展机遇重组问题项目和不良资产,不留后患。而在经济下行,租赁交易萎缩的时期,坚持风控第一,控制投放全力保证资产质量,千方百计及时处置、化解不良资产,保证信用风险不向流动性风险传染。终日乾乾,夕惕若厉,如履薄冰,练好内功,以待新的时机。如果在经济下行期,还猛冲猛打上规模,占市场,要利润,必然埋下风险隐患,后患无穷。

从租赁的渗透率走势来看,日本融资租赁渗透率(他们用融资租赁的资本投资额与社会资本投资总额之比来表述)自1978年开始一路高歌猛进,由2.67%上升到2002年的最高峰8.97%;2002-2010年受经济(金融)危机影响快速下滑到6%左右;此后近10年一直维持在6%上下(小幅波动)。可见租赁渗透率与经济周期和租赁交易额总体上具有一致性,由于租赁项目存在一个建设周期,因而租赁渗透率比之于租赁交易额的走势,有一个2-3年的时迟反应(尤其是经济转向下行之时)。因此,我们可以依据经济周期与走势,结合租赁渗透率变动去预测租赁交易量的发展,调整市场(进取或守卫)策略。

二、租赁标的物的投向(与分布)

从2019年的租赁标的物分布来看,日本的信息和通讯设备租赁物占37%,交通运输设备占13%,商业及服务设备占11%,工业设备占9%,办公设备占7%(与上年相比,信息和通讯设备租赁增幅最大,高达22.6%,其次是工业和交通设备)。可见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