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理业务中,无论有无追索权,在发生债权人或者债务人逾期偿还/回购应收账款时,保理商均面临着在诉讼中如何选择追索主体、制定追索路径、确定追索金额等问题。当保理商在综合评估追索难度以及各方的偿还能力后,将债务人作为追索主体或将债权人、债务人同时作为追索主体的,如何确定对债务人的追索范围呢?如在债权人与债务人签订的合同中存在利息、违约金等相关约定,保理商可以凭借其债权受让人的身份进行主张吗?如果进行主张后获得的金额高于保理融资本息的,超出部分可以归保理商所有吗?

本文将根据有追索权保理与无追索权保理的不同特点,结合新出台的《民法典》中针对追索主体及追索范围的相关规定进行分析,为保理商的业务开展以及诉讼策略提供律师建议。

案情简介

以本所律师实际承办的在上海浦东法院审理的一起商业保理纠纷案件为例。

2017年8月30日,某商业保理公司与某德公司(卖方)签订《商业保理合同》(公开有追索权保理),约定卖方将其不时与某飞公司(买方)签订的《买卖合同》项下的设备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其中各份《买卖合同》均明确约定了:“买方在货物验收完成后一年内分期支付完成设备款,如拖欠货款,则需按日支付应付货款总额万分之五的违约金”;另在《商业保理合同》中也约定了转让应收账款的范围,包括应收账款项下的债权、买方迟延支付应收账款的违约金、赔偿金等。

随后,卖方某德公司向买方某飞公司发出债权转让通知,后买方某飞公司即按照保理商的指示分期向保理商支付设备应收账款。且保理商也依约向卖方某德公司拨付了各期保理融资款。但买方某飞公司在按期支付了部分设备应收账款后,自2018年9月起即开始逾期,后续的应收账款均未支付。

因此,商业保理公司经多次催收无果后,于2019年4月向上海浦东法院提起诉讼,起诉要求:(1)买方某飞公司支付应收账款三百余万、违约金(自逾期之日起按照每日万分之五计算);(2)如买方某飞公司不能履行第一项诉讼的,卖方某德公司对第一项诉请确定的应收账款承担回购责任,并支付罚息(自逾期之日起按照每日万分之五计算)。该案经过上海浦东法院审理后支持了原告商业保理公司的全部诉请。

针对保理商要求买方某飞公司支付违约金的诉请,法院认为该违约金的主张具有合同依据,年化24%的违约金比例亦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此最终予以支持与确认。

律师分析

1.约定的请求权基础——基础合同、保理合同及债转通知对于违约金、利息等的约定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