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公立医院因其弱周期性、安全度高、现金流好、历史损失率极低、资产融资易等优势,成为各家租赁公司竞相追逐的对象。

远东、平安都配置医疗事业部和低风险业务审批流程,民生金租、光大金租也成立独立的医疗部门,彼时医疗ABS发得风生水起,环球医疗更是于2015年在港交所上市,医院租赁资产一时风光无二。
 
时过境迁,随着金融行业监管趋严、商租纳入银保监会统一监管,公立医院租赁融资似乎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总会面临各种监管合规的质疑与监管处罚的担心。

但是,好像谁都只能说个片段、政策尺度总是显得含糊不清……
 
究竟业务边界在哪?怎样才能做到合规?
 
带着这两个问题,我们试着梳理出个清晰的脉络来。

01、业务边界

1.县级公立医院能不能做?

前些年不管金租、商租,各家大多做县级公立医院,现在天津、北京、广东等地的银保监局对这块均持保留的监管态度。说到政策合规,绕不开的是2012四部委文件。
 
2012年10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原卫生部、银监会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严格禁止县级公立医院举借新债的紧急通知》,禁止县级公立医院举借任何形式的新债,并要求自10月31日起,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向县级公立医院发放新债,对不按要求执行的金融机构还要严肃追责。同时要求严格县级公立医院建设项目和大型设备购置审批程序。
 
该文出台的背景是:近期审计署在审计调查中发现一些县级公立医院举债进行基础设施和设备购置,造成较大偿债压力,不利于维护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原则。

文件出台的初衷是:落实县级公立医院基本建设和设备购置等的政府投入责任,从源头上制止新债。
 
注意:
(1)2012四部委文,针对的县级公立医院基建和大型设备购置,这块银行、信托、金租公司新发放融资的口子被完全堵上;
 
(2)商租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向县级公立医院发放新债,出资方不受该文限制,但融资方医院的负责人是要冒违规、被追责风险的。
 
2、租赁款能用于项目建设否?

2012四部委文件下发后,接下来几年里,各项医改政策基本都沿袭四部委文件精神,每年都三令五申堵住县级公立医院“举债建设”的口子。

2012年国务院办公厅33号文《关于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意见的通知》,提出“县级政府对所办医院履行出资责任,禁止县级医院举债建设”;

2017年国办67号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现在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依然严禁举债建设和豪华装修。
 
但是,严禁县级公立医院举债建设的政策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2016年以后的医改文件,不再有“严禁公立医院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