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保监会对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第1629号(财税金融类182号)提案的答复

宋璇涛委员:

您提出的关于健全农村金融服务体系,促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的提案收悉。我会赞同您关于农村金融的意见和建议。经商农业农村部、人民银行,现初步答复如下:

一、关于加强顶层设计,健全适合农业农村特点的农村金融体系的建议

近年来,银保监会、人民银行持续推进农村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明确定位、建设专业化体制机制、强化产品服务创新、健全信用信息体系、完善监管货币财税政策等角度发力,围绕农村新型经营主体、农村基础设施等融资难点痛点问题,推出系列支农惠农政策,引导更多金融资源流向“三农”领域。截至2020年6月末,涉农贷款余额达到37.83万亿元,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增长79%。

(一)提升机构供给能力。经多年监管引导和市场实践,我国形成了广覆盖、多层次的农村金融体系。其中农业发展银行、农业银行、邮储银行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是服务县域、支农支小的主力军,从规模上看,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三农”信贷投放占全国三分之一,农业发展银行、农业银行、邮储银行分别约占15%、11%和3%。银保监会在充分尊重商业可持续的原则上,持续推动基础金融服务基本全覆盖,目前乡镇金融机构覆盖率97.8%,村级基础金融服务覆盖率达到99.2%,基本实现了“乡乡有机构、村村有服务”。

(二)加强“三农”专业化机制建设。银保监会指导银行保险机构建立“三农”事业部、普惠金融事业部“五个专门”经营机制,在人员配备、经济资本配置、资金内部转移定价、费用安排、考核激励予以政策倾斜,形成专业化“三农”服务机制,加大涉农贷款投放和农业保险保障力度。

(三)强化监管政策引领。加强监管考核引导,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单列涉农和普惠型涉农信贷计划,提出涉农贷款和普惠型涉农贷款增量和增速目标,制定资金外流严重县的县域存贷比提升计划。加快推进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考核评估常态化机制建设,继续延续农户小额贷款增值税、所得税优惠政策,积极督促银行业金融机构制定完善涉农和扶贫尽职免责制度,合理界定尽职认定标准和免责情形,提高涉农贷款不良容忍度,进一步调动金融机构涉农信贷投放积极性。

(四)推动创新产品和服务模式。近年来,银保监会持续推动银行加大贴近农村金融需求的产品和服务创新,先后印发了一系列政策文件,督促银行合理下放区域性金融产品创新权限和信贷审批权限。如农业银行“三农”专属产品达到2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