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期间,中国融资租赁行业由超高速发展逐步回归理性发展。目前,融资租赁行业面临租赁资产荒问题突出。2020年前3季度在社会融资同比增长13.5%、银行信贷增长近13%的背景下,融资租赁却比年初下降2.2%(<<金融时报>>“2020年1-9月中国租赁业发展报告”发布)。用一些媒体人的说法是租赁由野蛮生长迎来首次负增长(属矫枉过正),正转入中长期理性成长阶段。可以预言,“十四五”期间,中国融资租赁将以转型为根本特征,由高速度转到高质量发展模式。我们主张,中国融资租赁在“十四五”期间,数量上将保持略高于国民经济(GDP)发展速度,主要呈现质的转型,具体表现在———
一、股东资质是获得银行授信的关键
中国融资租赁发展第一个40年几乎与中国经济快速上升到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同步发展,融资租赁主要发挥其融资的功能解经济快速发展中资金短缺之渴,形成以融资为主要功能的回租业务占比高达80%以上的独特格局。一旦社会资金宽裕(比如2020年为抗疫复产实行较为宽松的货币信贷政策),回租市场萎缩,行业出现较为严重的租赁资产荒。

直租和经营性租赁更能展现租赁“融物与融资相结合”的特性,而且只有建立于融物基础上,以可变现的租赁物缓释部分信用风险(须强调的是,还得同时考察承租人主体信用),从而降低融资租赁业务门槛,改变租赁单一赚取利差的盈利模式,由此锻造融资租赁的核心竞争力,实现租赁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目标(亦是政府、监管政策的导向)。

直租和经营性租赁知易行难。我们主张从厂商促销租赁和产业链供应链租赁(抓住与核心企业合作),打开直租和经营性租赁的业务来源及风险控制的关键。亦可递延考虑与物流、机械加工、大数据等专业化园区合作获客和把控承租人经营状况,落地租赁物管控以缓释信用风险的功能。

直租和经营性租赁的稳步向上发展,也可带来设备类租赁占比的上升。我们呼吁,到“十四五”期末,直租和经营性租赁占比应达到15%-20%,设备类租赁物占比应达到50%以上(即行业及格线以上)。与此相应的,主要依靠政府信用的融资租赁业务占比(对于到2020年成立5年左右的准新公司而言)应降到50%左右。

二、突出重点,加大(行业)专业化经营特色

融资租赁专业化的终极目标是租赁物的专业化经营,但又不可能一蹴而就,专业化分步走的路径是由行业专业化逐步发展到行业客户专业化和租赁物专业化。“十四五”期间可大力深耕、做强做大特色(有巨大潜力的“4+3”)行业:

一方面是发扬韧性,继续抓好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