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一、实现担保物权案件

二、立法沿革

三、申请主体

四、管辖法院

五、被申请人异议

六、裁判结果

七、能否调解

八、实现担保物权案件裁判规则

一、实现担保物权案件

一、出租人实现担保物权的特别程序

在民法典担保制度司法解释中,最高法给了出租人优先受偿担保物权的特别程序:实现担保物权案件。适用该程序,出租人并不取回租赁物所有权,只是为实现担保物权,以获得优先受偿。

《民法典》担保司法解释

第六十五条:在融资租赁合同中,承租人未按照约定支付租金,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不支付,出租人请求承租人支付全部剩余租金,并以拍卖、变卖租赁物所得的价款受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当事人请求参照民事诉讼法“实现担保物权案件”的有关规定,以拍卖、变卖租赁物所得价款支付租金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二、民诉法:实现担保物权案件

实现担保物权案件系特别程序,《民事诉讼法》将其列入第十五章特别程序第七节,全节共两条,第196条和第197条。这是我国首次对担保物权的实现程序法定化,克服了以往通过诉讼程序实现担保物权的效率低、成本高的弊端。

实现担保物权案件的程序,不是一审、二审,也不是再审程序,而是特别程序。

二、实现担保物权案件立法沿革

一、我国担保物权实现程序的立法沿革

在我国,担保物权的实现程序经历了一个从诉讼程序到非诉讼程序的立法转变过程。1995年施行的担保法第五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抵押权人以及其他有权请求实现担保物权的人需要实现担保物权时,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该种实现方式存在程序复杂、成本高、效率低等不足。2007年起施行的《物权法》改变了担保法规定的担保物权需通过诉讼程序实现的规则,采取了借助法院的公力救济和担保物权人自力救济相并行的制度规则,如:
《物权法》

第195条规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抵押权人可以与抵押人协议以抵押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抵押财产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抵押权人与抵押人未就抵押权实现方式达成协议的,抵押权人可以向法院请求拍卖、变卖抵押财产。

第220条规定,在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后,质权人怠于行使质权的,出质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拍卖、变卖质押财产。

但物权法有关担保物权实现程序的规定较为原则概括,不够具体明确,在实践中缺乏操作性。在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只能通过提起债权纠纷诉讼或是担保物权纠纷诉讼来实现担保物权,而这通常需要历经一审、二审等诉讼程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