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要重新分析共同租赁,是因为在业务实践中,业者关于为什么要进行共同租赁,共同租赁如何开展,共同租赁与一般融资租赁有何区别,共同租赁本身有无类型之分,还远未形成共识。《民法典》和《担保制度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恰为之提供了理论渊源和制度基础,本文拟对共同租赁中的法律问题简要分析,提供一种思路,便于业者更清晰的认识共同租赁,更好的适用共同租赁这种业务方式。

需厘清的概念:共同租赁和联合租赁

早在2009年,中国银行业协会金融租赁专业委员会就发布了《联合租赁合作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公约对于联合租赁的定义是“由两家或两家以上金融租赁公司基于相同租赁条件,依据同一租赁协议,按约定时间和投资比例,共同向承租人提供的租赁业务”,银行业协会随后在2010年发布的《联合租赁业务合作规范中》又进行了进一步明确——“一家金融租赁公司或融资租赁公司牵头召集,若干家金融租赁公司或融资租赁公司共同出资,按份共有租赁物,并按出资比例或其他约定方式承担风险、分享收益,共同为相同承租人提供资金融通服务的一种融资租赁业务模式”。外观上,联合租赁是多名出租人与一名承租人建立融资租赁法律关系,与银行业务中常见的银团贷款类似,也包含“牵头方”“代理方”“参与方”等要素,对应银团贷款中的“牵头行”“代理行”“参与行”。联合租赁与本文要探讨的共同租赁似乎恰恰相反,共同租赁在外观上系多名承租人共同作为租赁合同的一方,与出租人建立融资租赁法律关系。

共同租赁与联合租赁这一组概念,常为业者混用,对我们理解共同租赁产生了一定障碍,有必要先予厘清。

区分情况讨论:实现增信效果的路径分析

如果多承租人确实是出于共同承租租赁物的目的,与出租人开展共同租赁,那么共同租赁与一般融资租赁相比,除了承租人数量有差别、产生法律上的连带责任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实践中为业者乐于适用的共同承租,显然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共同承租人加入融资租赁交易,往往是出于弥补某种交易结构瑕疵的目的,比如出租人寄望开展较高金额的融资租赁业务,而单一承租人的租赁物显然不足以覆盖该金额;又比如单一承租人自身资信状况较弱,但资信状况较好的主体对外担保又须经过较为严苛的内部程序,而通过共同承租的方式可以规避这种内部程序,形成一种“增信”。那么共同承租人的设计,是否是一种担保,又可否起到增信作用呢,这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仍用常见的银行业务类比,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