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将继续剖析几个友和道通融资租赁案例,却是在2019年6月放的款,堪称起租之日即是违约开始之时

01、一笔手续完美的售后回租
2019年6月12日,广州XX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租赁)与友和道通航空签订了一份《售后回租合同》,约定如下:

租赁物:一架出厂序号为741、国籍登记号为B-2317的A300-600R型飞机机身、装配于机身的发动机、辅助动力装置、起落装置、零部件、替换件和所有的技术资料。

租赁物转让价款和租赁物本金均为人民币2亿元,租赁保证金为人民币300万元,回购价款为人民币100元,租赁期限为60个月(5年),租赁利率(含税)为7.36%/年,按季度还本付息。

2019年6月12日,广州租赁与友和实业公司签订《保证合同》,并与友和道通实际控制人张某、李某签订《保证合同》。

2019年6月13日,双方签订《产权转移证书》,广州租赁签订了《飞机接收证书》,完成租赁物的所有权转移;同日,双方签订了《租赁物接受证书》完成租赁物的交付。

同日,广州租赁就租赁物办理了登记在自己名下的《民用航空器所有权登记证》。2019年6月14日,广州租赁于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办理了《动产担保登记证明-初始登记》。

2019年6月18日,友和道通航空向广州租赁支付保证金人民币300万元。2019年6月19日至20日,广州租赁分四笔向友和道通航空转账支付租赁物转让价款合计人民币2亿元。

友和道通航空向广州租赁出具《收款收据》,载明:“今收到广州租赁交来合同项下租赁物(飞机B-2317)购买价款人民币贰亿元整”。

2019年6月20日,双方签订了《租金支付表》,约定:租金总额2.48亿元,第1期2019年7月20日应付租金125.22万元,第2期2019年10月20日应付租金876.17万元,以及其余19期租金支付的时间和具体金额。

至此,一笔堪称教科书级别、操作完美的2亿元售后回租业务就完成了,300万元保证金以及1000万元手续费已经入账。举杯相庆,不醉不归应该是此时广州租赁每个人的心声。

02、起租之日即是违约之时

读过我们前两篇文章的读者,已经知道,友和道通的资金流在2019年初已经出现问题,2月份已经出现融资租赁公司租金支付逾期。在2019年6月20日还要放款下去,那就无异于肉包子打狗了。

果不其然,在收到友和道通航空2019年7月20日象征性的122万元第一期租金之后,广州租赁就再也没有收到任何租金了,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就是继续教科书级别的催收和诉讼了。

在友和道通这个融资租赁的绞肉机里面,广州租赁的遭遇也并非个案,号称龙头租赁的某融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