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有初涉融资租赁业务的当事人,发现在融资租赁交易当中,接触到的大部分都是售后回租交易,不禁对售后回租产生了疑问,认为售后回租并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七百三十五条的融资租赁定义。

那么售后回租到底法律属性如何,是否属于变相借贷呢?本文将从融资租赁的交易形式分类切入,具体探讨售后回租的法律属性及其占据的市场份额。

探讨

一融资租赁的交易形式分

2013年商务部《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已失效,业内通称“旧办法”)第八条:“融资租赁企业可以在符合有关法律、法规及规章规定的条件下采取直接租赁、转租赁、售后回租、杠杆租赁、委托租赁、联合租赁等形式开展融资租赁业务”。

2015年修正的《外商投资租赁业管理办法》(已被商务部令2018年第1号<商务部关于废止和修改部分规章的决定>废止)第五条第三款:“外商投资融资租赁公司可以采取直接租赁、转租赁、回租赁、杠杆租赁、委托租赁、联合租赁等不同形式开展融资租赁业务”。

《民法典》第七百三十五条:“融资租赁合同是出租人根据承租人对出卖人、租赁物的选择,向出卖人购买租赁物,提供给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本条所定义的融资租赁实则是融资租赁交易当中的最原始形态——直接租赁。

结合前述规定,在直接租赁基础上,融资租赁不断演化出了业内认可的五种形态:转租赁、售后回租、杠杆租赁、委托租赁、联合租赁,同时实际上又并不局限于这五种形态,还可以不断继续进行形态创新。

本文在此暂且不论其他交易形态,仅就售后回租而言,其已经被融资租赁行业认可为一种融资租赁交易形态,属于融资租赁无疑。

虽然2020年6月9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业内通称“新办法”),事实上取代了“旧办法”;而《外商投资租赁业管理办法》也被明文废止,没有制定替代规章,故作为外资租赁已无特殊规定。

而“新办法”并没有就融资租赁形式作出规定。从当年银保监会对“新办法”征求意见稿答记者问中可以看出,该等融资租赁形式仍可以继续进行,并未予以禁止。

“新办法” 与“旧办法”的更替,不仅仅是新旧规章的更替,更是监督管理部门的更替。即融资租赁行业由之前商务部依照“旧办法”进行监督管理,更替为由银保监会依照“新办法”进行监督管理。由于“旧办法”未明文废止,因此是被事实上废止了。

“新办法”未涉及融资租赁形式问题,可能存在两方面原因:

(1)银保监会与商务部职责不同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