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地方债在近两周的频发,终启2000亿元规模的地方债之门。不过,有业内人士预测,这应该还不足以满足地方城市建设中的资金需求,因为在一些地方,地方政府联合信托公司,为城市建设资金进行信托融资的做法已经显现。

  有关专家提醒,“政信合作”固然是探索财政资金资本化运作的有效途径,但政府信用需审慎使用,要避免因滥用而引发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为此,亟需建立相应偿还机制。

  现实的双赢

  4万亿经济刺
激方案出台后,各地政府无疑将投入更多的财政资金用于补充和增加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在庞大的资金需求下,“政信合作”这种并不陌生的融资方式开始以一种新的姿态走入地方政府的视野。

  上月,中信信托刚刚于天津成功设立了“盛景天津区域发展基金一期集合信托计划”,用30亿元的总发行规模通过信托融资助力当地轨道交通、水务环保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而据了解,这样的“政信合作”产品目前在全国为数不少,其融资也较为顺利。

  有地方政府托底,这些被称为“准地方债”的信托产品很受投资者青睐。业内权威人士称,投资者目前对于基础设施资金信托产品的认同度较高,产品几乎一推出就销售一空。

  而在地方政府眼中,信托产品本身的灵活性和筹资能力较强的特点也得到了肯定。

  据了解,根据《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信托公司在管理、运用资金信托财产时,可以依照信托文件的约定,采取贷款、投资、融资租赁、同业拆放等方式进行。而且,信托投资公司还可以将不超过200份不同的信托合同(每份信托合同金额5万元以上)集合管理运用。

  “那么,对于政府而言,无疑加大了财政资金放大效应。”盛世凯邦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首席战略官刘少荃表示。政府可以通过注入少量项目资本金,将财政贴息资金转化为信托收益来搭建信托融资平台,从而有效放大财政资金的投资效应。这是一条探索财政资金资本化运作的有效途径。

  同时,对信托公司而言,也可借助“政信合作”的平台扩大自身在业内的影响。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政信合作”可以被看作是政府与信托机构的双赢。

  法律的尴尬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目前地方政府还不能作为可以承担民事责任的政府法人。同时,《预算法》明确规定地方政府不能发行债券,《担保法》也规定各级地方政府和政府部门不得以向银行和项目单位提供担保和承诺函等形式作为项目贷款的信用支持。

  刘少荃表示,“政信合作”一般可采用贷款信托资金、以项目公司为载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