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新监管的问题。

刚刚下面也和同行在聊这个问题,一直以来我们在做租赁业务,也在做ABS,并没有一个特别的时点,让人感知到新监管开始了,同时,整个市场的变化很早就开始了,从2016年到现在变化非常大,每个人都能感知到,从2017年开始各种办法层出不穷,出到大家已经麻木了,很多时候甚至都不太会去深入研究这个《办法》的出台意味着什么,因为下一个办法可能就在路上,随时会改变游戏规则,到后来,市场很多时候甚至以一种很娱乐的方式看这个《办法》出来会怎么样。

总结了一下新监管。新监管的背景,供给侧改革主线,“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这是国家“权威人士”总结出来的。从经济实践中我们都看到,它已经在实实在在落地了,去产能主要体现在“两高一剩”产能过剩行业,包括钢铁、煤炭产能在内,是很实实在在的去和减。房地产的去库存大家也看到了效果。去杠杆方面,在座大部分都是金融从业者,我在微信上看到很多人在不断的抱怨去杠杆之下大家的业务很难做,很艰难,但是从数据来看,如果相比去产能和去库存这两个话题来讲,国家的去杠杆还没有真正开始,因为去产能,人家真的是把钢的产能减了一两亿吨,去库存也真的是从10来个月减到3个月、5个月,去杠杆,虽然M2增速依然还在9%左右,无论企业部门还是金融部门只是增速变得更慢,但是并没有降下去,中国整体负债相比GDP依然处于比较高的位置,所以尽管我们的去杠杆还没过渡到真正“去”的程度,但是每一位从业者已经感觉到挺艰难的了。

降成本、补短板,监管的变化,新的政策出来都是在补短板,包括“三大攻坚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我们把一条主线和三大攻坚战放到一起来看,大家会发现它带有一个很明显的底线思维在里面,不是说长处和亮点要做到什么程度,要赶英超美,而是中国经济哪些地方是不足的,要赶紧补上,哪个地方可能出现雷或者是坑赶紧填上,从这个视角看待中国经济的发展,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转变。

改革开放之后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主题,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总是看到GDP又超过哪些国家,又接近哪些国家。在座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是70后、80后,在我们读书的时代,中国的GDP那时候排名第7位到第10位,但是现在折合美元13万亿,美国19万亿,稳稳的第二位,而且稳稳超过第三位许多,现在大家都在猜什么时间超过美国,谈的多了,美国也当真了,这不就发生了贸易战。这是中国经济过往四十年很重要的主题,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