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合同法》第十四章中单列的有名合同之一,融资租赁合同的认定与实践裁判一直充满争议。一方面,因其附带的买卖及租赁合二为一的特征使得其通常至少受到三方主体的表意影响,法律关系的复杂性是融资租赁合同与生俱来的;另一方面,其被广泛与其他合同并用,衍生出的融资性经营租赁、融资租赁转租、杠杆租赁、售后回租等各类变种也给融资租赁合同的判断与认定带来一定阻碍。

最高院颁布的《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自2014年3月1日生效以来,虽然给融资租赁的司法审判实践带来了很强的指导意义,但也因其中规定的许多裁判规则颠覆了原先的《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在实践中仍不乏将两者混淆的情况。

为此,本文以其中最关键的融资租赁合同效力认定为出发点,简要进行分析。

融资租赁合同无效与否的认定

虽然在《解释》生效之后,《规定》已同时废止,但《规定》第六条所载的四类可以认定融资租赁合同无效的情形,仍在很多案件和文章中被错误引用,这四类情形分别为:

(一)出租人不具有从事融资租赁经营范围的;

(二)承租人与供货人恶意串通,骗取出租人资金的;

(三)以融资租赁合同形式规避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

(四)依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应认定为无效的。

在这四类情形中,第(一)项已被《解释》第三条作出了完全相反的规定,即“不应仅以出租人未取得行政许可为由认定融资租赁合同无效”;第(二)项则被认为,仅因承租人与供货人恶意串通就认定融资租赁合同无效反而不利于保护出租人的利益。更何况对于承租人在欺诈出租人、骗取出租人资金的情形下所签署的融资租赁合同,也符合《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所规定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出租人亦可以依据该规定选择请求撤销融资租赁合同,因此该款规定在某种程度上赋予出租人对该等情形下的融资租赁合同效力的选择权,也更利于保护实际权益受损的出租人。至于剩余两项情形,本质上已涵盖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之中,不再赘述。

因此目前判断融资租赁合同是否有效,应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判断是否存在该条规定的导致合同无效的情形,即: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