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最近五年更多的时间是在做风险,许多人可能认为我是保守的RM,无比的排斥风险。现实却是,我是风险的拥抱者,我喜欢风险(风险、而非风控)。

证据——至少我认为的证据——在我个人的投资中,股票占据了100%,除了几百块钱的零花钱外,其他的全部变成了证券,甚至我加了N倍的杠杆。如果这还不够说明,那么股票市值跌到40%的时候我依然坦然,持续建仓,甚至我太太决然勒令不准再投资一分钱。即便这样,我依然悄悄继续建仓。

疯了吗?我的逻辑是什么?

价值,我认为、认可的价值!

首先,我建仓的股票均是国资背景,重资产上市公司,这是我基本策略。

其次,主体盈利已有改善或者未来会有极大改善,经营成果的要求。

第三,杠杆不要太高,投资不要太乱,财务指标要健康。

第四,股票价格接近或者低于每股净资产,即PB极低,且股价要低。

这三条是技术上的要求。

基于以上,股价越低,对我来说越是建仓的机会。剩下的就交给时间,所做的就是等待——最长的时间是一年半的时间,从浮亏(亏损60%)到盈利落袋为安。

选股策略是我风险的总纲与底线,坚守不突破;技术上选择符合标准的标的;至于浮亏是我直面的风险,也是我未来盈利的空间之一。所以,我只承担我计划去承担的风险,我期待的是未来扭亏、盈利提升带来的溢价,我也就避过了各种妖股、仙股。

虽然这不是主流!当你怀抱着坚定的策略进行价值投资,坚信未来一定会有光明,那又何惧黑暗?让他亏去吧——如果真的亏了。

02、其实投资皆是如此——不论股权与债权。

投资之前确切需要确立最最基本、基础的、不可突破的总纲、战略与准绳,这些可以上升到公司合规层面的。这是基石与基础。基石牢固,其他的可以慢慢培养、慢慢学习、慢慢总结——如果仅采用内部培养的方式的话。但学费有些时候总是少不了的,但这并非总纲、战略与准绳的失误。

基于基本的总纲、战略、总纲,设定严谨的技术指标,这些往往是无比宝贵的经验所得,也是支付巨大的代价、学费之后学习、反思所获——这也是HR寻求专业、资深、富有经验的老手的原因。这些必须上升到权威层面,须获得足够的尊重与重视。

最后剩下的才是可接受、可控制的的风险!才是可以经营的范围。

上述做到之后,切忌“功”与“利”,虽然这是我们追逐的目标——成立一家公司尤其是投资性质的公司,盈利是基本使命。

然欲速则不达。近几年,投资市场吃的亏,踩得雷比比皆是。

股权投资领域

过去的几年看似独角兽概念比比皆是,PR/VC届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