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日晚,永泰能源发布了三则公告,其中一则为关于累计涉及诉讼事项的公告。同一天,永泰能源将经过债委会讨论的《永泰能源化解危机方案》送到了债权人手中,并附上一封《致债权人的一封信》。
截止2018年9月末,永泰能源存续有息债务约700亿元,其中债券余额约275亿元(含5亿美元境外债券),银行借款余额约301亿元,租赁融资98亿元,信托及其他融资约24亿元。此外,永泰能源存量逾期未结清一般经营性负债约18.2亿元,其中,电力板块17.9亿元,矿业板块0.32亿元。

 基准利率展期债权人能否都接受

如果说7月5日短期融资债券的正式违约是永泰能源走向寒冬的开始,5月25日永泰能源债券“16永泰02”的暴跌则是所有债权人噩梦的开始,而那一日也正是永泰能源回复上交所质疑其偿债能力问询的日子。

当永泰能源向公众揭掉了最后的遮羞布,债权人接踵而至踏破了永泰能源的门槛。随着公开市场债券的违约无法避免,实质性违约及触发的债券交叉违约触发了永泰能源债务的多米诺骨牌。

2018年立冬前,永泰能源终于拿出了处理方案,如今只有静待债权人大会的表决。

此次永泰能源向债权人给出了两套化解危机的方案:

方案一,700亿元有息负债全部债务重组。

方案二,500亿元有息负债债务重组,200亿元有息负债债转股。两种方案均保留200亿元有息负债作为日常流动资金滚动使用。

同时,恳请债权人对如下事项进行支持:

1、对有息负债实施重组,统一展期3年,每3年展期一次,每期压减本金至少10%-15%;展期利率统一下调至基准利率。

2、对不接受债务重组的债券持有人,提供债转股和打折收购的选择权,从源头上化解债务危机。

值得注意的一点,将展期利率统一下调至基准利率,对于大中型银行来说不失为一种降低不良资产的好方法,但对于永泰能源涉及到的城商行、农商行、租赁融资、信托及其他融资等债券方来说,每多展期一天这些小规模的金融机构来说都会进一步扩大自己的亏损,因此继续对簿公堂似乎难以避免。

 经营现金流估算是否具有说服力

根据永泰能源给出的测算结果,2018年年4季度可分月偿还3季度欠息;2019年可还清所有欠息和2019年重组后应付利息,并开始偿还部分本金;两个方案分别于2031年1季度末和2026年1季度末实现有息债务本金压减至200亿元。

但这样看似美好的测算结果究竟能否说服债权人?

两个方案均建立在未来经营性现金流稳定增加的前提上,并预估2019年经营性现金流为61.08亿元,2020年以后均预估经营性现金流为69.17亿元。截止至201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