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调难,尽调苦,尽调是只小猛虎。
尽调成功易过会,尽调失败全都跪。
有的尽调是过场,有的尽调把枪躺。
有的尽调是无奈,有的是把人情卖。
资料发来报方案,参考其它家方案。
担保方式可一样,成本不能破了相。
报的太高是混蛋,报的太低心发颤。
那就报个稍微高,留个空间给您挑。
 
方案给您发过去,一看方案就来气。
担保方式虽然多,可跟老板说一说。
成本实在有点高,您这能否薅一薅。
我这也是压着线,制度不可来踏践。
三百回合胜负分,林冲初遇鲁智深。
方案终于给搞定,资料方案发风控。
报告也得快点码,一周时间必搞定。
搞定发给风控妹,问题逐个来上位。
 
问这要那不嫌累,问的牙痒又反胃。
问题逐个给你列,不会让你一次过。
有些问题我来答,答不上的也得答。
要么就去问企业,企业有时也懵圈。
遇到这种怎么办,开始各种合理编。
问题逐步解决掉,这才开始约尽调。
发条微信约时间,风控企业哪个先。
刚和风控吃过饭,先约风控不太慢。
 
李总您可有档期,一起去坐大飞机。
这周时间已排满,下周行程还未定。
李总您可赶紧定,项目就是我的命。
那定下周四和五,租赁小哥一阵堵。
定完又去约企业,下周四五不能错。
老总副总财务总,至少要见一个总。
企业这边也搞定,机票酒店也得订。
半夜闹钟把我叫,阳光明媚去尽调。
 
起床洗漱忙打车,头疼欲裂昨又多。
登机先在机上眯,落地企业来接机。
先给领到会议室,再发名片逐个知。
双方寒暄说几句,马上开始进正题。
重复问题逐个问,看来对我不信任。
时而皱眉时叹气,李总你演哪出戏。
问到破绽眼发光,租赁小哥可是慌。
企业你咋这么说,前天问你说是鹿。
 
李总刚问说是马,好像当众扒裤衩。
虽然不是大问题,解释口径要一致。
总体来说较顺利,我这才出一口气。
访谈完了到中午,吃饭休息不必述。
下午集体看现场,考斯特上风景赏。
现场一会就来到,一人一个安全帽。
鱼贯而入进厂房,工艺设备讲一讲。
机器轰鸣隆隆声,十句八句听不清。
 
工人频行注目礼,以为慰问送大米。
我可不是啥领导,只是来此项目找。
寻下我的租赁物,庞然大物地上树。
真假租赁先不争,处置谁可搬得动。
看完现场财务走,税控也得瞅一瞅。
国企大多不必看,民企大多不让看。
理由也是千百万,多是网络掉了线。
收入虚高也理解,只要不是特别扯。
 
转眼到了四五点,先回宾馆洗把脸。
企业预定个饭店,晚上吃饭再相见。
进入包间先不坐,座位不能随便落。
我坐哪个您安排,逐一落座开始酌。
凉菜热菜逐个上,酒杯大家都满上。
企业先带三个酒,寒暄感谢一定有。
感谢你们的支持,下次再来老相识。
觥筹交错频频喝,似乎大家都显多。
 
喝酒也算是尽调,喝多啥都往外说。
企业有啥高息贷,自己情人有几个。
兄弟您要多帮忙,我这还款很正常。
王总您不必担心,我这回去用力推。
还有需求来找我,我这资方一大伙。
吃完喝完回宾馆,明天回京雾霾喘。
机上落座理思路,有些问题没深入。
尽调就算半成功,很多因素亦难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