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吃饭时遇到某金租的老总,酒酣耳热之际他说:“你们小微IRR高,有个10%的不良率也没关系吧?”我惊了一下,怎么可能呢?

  目前有些银行小微的不良率有6%左右,但地区型银行泰隆等小微的平均不良率却不到1%。小微做的好的租赁公司且己有30多年小微市场的经验,在国内的不良率在2018年更是只有0.4%左右。本文简单探讨一下为什么小微有的人做的好,而有的人却做不好。

  现在很多人对小微高不良的印象来源于13-14年,那时发生的银行对小微的系统性问题,导致包括远东、浙金、恒信等当时做小微做得好的租赁公司纷纷退出小微市场。

  2009-2012年,信贷市场大水漫漫,那几年,政府支持小微企业的政策贯穿始终,监管机构每季度考核各银行支持小微企业的情况,因此各大银行不得不从政治层面高度重视小企业业务的推进。但银行有注重抵押物的偏好,于是担保公司出现了。担保公司的业务模式在于担保公司给企业担保,给银行缴纳10%保证金用于风险缓释。如果出现风险,则担保公司负责赔偿。于是一大批担保公司应运而生。因看似可以覆盖风险,于是对于企业的风控审核也放松了。甚至出现了许多“创新”,如保理、动产质押、联贷联保,模式简单粗暴,可以迅速的占领一大批客户。发现从银行拿钱这么容易,必然有些人会出歪脑子,内外勾结出了很多道德风险。于是那些年,银行运动式的发展小微,却没有一套真正针对小微的信用风险管理体系,只是简单粗暴的强调“类担保”,终于在2013年发生了大规模、系统性的逾期。

  其中尤其是联贷联保的模式牵连甚广、影响最大,譬如四家企业互保,如果一家出事另外三家负责代偿,但另外三家如果和外面的企业又有互保关系的话,如果这三家还不起,就又牵涉到外面的企业。当年浙江联贷联保出事,第一圈互保扩散到第七圈互保才止住,一个企业出事,牵涉到上百家企业,最终导致了整个系统性的崩盘。

  很多人以为银行不喜欢放贷民企,是因为性质歧视,这真是天大的误会。90年代国企改革,很多国企破产,所以银行们纷纷把贷款抽出来投到当时正在兴旺发展的民企(王剑国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现银保监会要求商业银行在目前小微企业信贷风险总体可控的前提下,将普惠型小微企业(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贷款不良率容忍度放宽至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大多数银行目前还做不到,但泰隆银行跟台州银行的不良率只有0.9%左右,现行做小微做的比较知名的租赁公司不良率只有0.4%,为什么人家做的到?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