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31日,在征求意见阶段就备受瞩目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正式颁布,给债权人维护权利带来全新变革。担保是债权人获得清偿的重要途径,本次司法解释根据审判实践,对现行担保制度进行了七大方面的突破,值得债权人重点关注。

一、开创担保物权受托持有制度,为设立担保物权提供更多可能

受部分不动产登记机关的政策限制,融资租赁公司有时不能直接登记为抵押权人,只能放弃接受不动产抵押。本次司法解释第四条开创性地规定了担保物权的受托持有制度,当事人可将担保物权登记在第三人名下。融资租赁公司如遇不能直接登记为抵押权人的情形时,可以委托第三人代持不动产抵押权,只要抵押人确认即可。

二、明确界定无效担保的范围,解决长期争议问题

民法典规定,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等为公益目的成立的非营利法人的教育设施、医疗卫生设施和其他公益设施不得抵押。对于该条款的理解,司法界和理论界存在长期争议。根据本次司法解释第六条规定,争议问题得以厘清:

以公益为目的的非营利性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养老机构等购入或者以融资租赁方式承租教育设施、医疗卫生设施、养老服务设施和其他公益设施时,出卖人、出租人可以为担保价款或者租金实现而在该公益设施上保留所有权;可以以教育设施、医疗卫生设施、养老服务设施和其他公益设施以外的不动产、动产或者财产权利设立担保物权。登记为营利法人的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养老机构等可以提供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与2020年11月9日发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担保部分的解释》(征求意见稿)相比,最终发布的定稿版有两个亮点:

在第一项明确了融资租赁(包括直租和回租)的效力;

在第二项删除了“为自身债务”的限制。

这就为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养老机构开展融资租赁,设立担保物权提供了清晰明确的法律依据。

三、重新界定公司担保无需决议程序的情形

公司法规定,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决议。但本次司法解释第八条规定了三种例外情形:

金融机构开立保函或者担保公司提供担保;

公司为其全资子公司开展经营活动提供担保;

担保合同系由单独或者共同持有公司三分之二以上对担保事项有表决权的股东签字同意。

该条款的要点在于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在2019年11月8日发布的《九民会议纪要》和2020年11月9日发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担保部分的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