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裁判规则

融资租赁(直租)交易,存在三方当事人(出租人、承租人、出卖人)、两个合同(买卖合同、融资租赁合同)。在承租人欠付租金构成根本违约时,出租人有权根据《融资租赁合同》约定以及《合同法》规定,起诉要求承租人支付全部未付租金、留购价款以及逾期利息。在上述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审理过程中,承租人能否以租赁物未交付等为由提起反诉,要求追加出卖人为第三人,并主张解除《买卖合同》及《融资租赁合同》么?

通过检索,发现一个较为相似的案件,供读者参考。根据该案件,上海市一中院认为,根据民诉法解释第二百三十三条的规定,反诉的当事人应当限于本诉的当事人范围,即反诉当事人与本诉的当事人必须相同,因此反诉追加案外人的已经超出了本诉的当事人范围,不构成反诉,需要另行起诉。

因此,根据民诉法司法解释以及该相似案件,在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中,承租人作为被告反诉要求追加出卖人的,已经超出了本诉的范围,一般不应得到支持。承租人在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中反诉要求解除《买卖合同》的,由于《买卖合同》的当事人范围和诉讼标的均与《融资租赁合同》、本诉的当事人范围和诉讼标的不同,也不应得到支持。

2案例概况

1、浙江宝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上海隆虎机械设备安装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上诉案
2、(2016)沪01民终13347号
3、案件当事人:
(1)上诉人(原审被告、原审反诉原告):浙江宝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宝业公司”)。
(2)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原审反诉被告):上海隆虎机械设备安装有限公司(简称“隆虎公司”)。

3再审理由及法院裁判

案件事实
1

2013年9月20日,隆虎公司与宝业公司签订一份《施工电梯租赁合同》,约定隆虎公司向宝业公司承建的项目出租型号为SC200/200施工电梯暂定18台;租赁期限暂定12个月;月租费为7,500元/台,租金交付方式为每一个月结算一次,从第三个月起付第一个月的租金,第四个月付第二个月租金,以此类推,剩余部分租金在机械拆除后三个月内付清;如在宝业公司上级单位、政府部门的检查中被罚款的,所有罚款均由隆虎公司承担,另外宝业公司再处以隆虎公司5,000元/次的罚款,上述费用均在当月租赁费中扣除等内容。合同签订后,隆虎公司陆续向宝业公司出租电梯15台,租赁费合计1,245,250元。

隆虎公司关联方A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分公司)与宝业公司于2013年9月20日同时签署一份《施工电梯安拆合同》,约定由上海分公司为宝业公司进行施工电梯的安拆、检测、运输堆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