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1日,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提出,鼓励在信托、金融租赁、汽车金融、消费金融等引入外资,相关措施将在2018年底前落实。对于国内的金融租赁行业,业内普遍认为,这一行业总体尚处于探索阶段,面临着股东依赖度高、人才储备不足、融资渠道单一等诸多问题。鼓励外资进入可能会有助行业改善现存不足。
不过,国内金融租赁公司数量虽然不多,但盈利能力却不可小觑。融资行业专业人士、律师陈雷博认为,相比传统金融机构而言,金融租赁某种程度上属于闷声发大财的小众金融机构。
未来,外资将从国内快速发展的金融租赁行业获得可观收益,但也不可避免地与国内金融租赁投资人共担风险。
仍处探索阶段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国内金融租赁公司独立运营能力较弱,市场竞争力不足是不争的事实。国内金融租赁公司的业务主要来自股东,资金来源也主要依托于股东。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谭人友曾表示:“金融租赁公司只是因为拥有独立的公司牌照起到了一定的风险隔离作用,实质上只是母公司的一个部门。”
而外资股东的引进,特别是国外金融机构的股东引进会为国内金融租赁公司带来丰富的客户资源。陈雷博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随着市场化的充分竞争,金融租赁公司在引进外资的同时,必然会利用外资的股权投资或债权投资的特点,匹配专业领域的承租人、租赁标的及租赁期限,未来金融租赁将进一步加快专业化的分工或寻求特色的领域。
有分析人士指出,金融租赁的风险管理可能更多是参考银行风控标准,甚至有些金融租赁公司简单依赖银行征信报告的模式不具有可持续性,具有很大风险。陈雷博律师认为,未来金融租赁在外资渗透到一定程度后,必然会按照国际化的风险管理标准进一步科学化。
对股东的过度依赖,不仅影响金融租赁的运营能力、风控水平,还会导致金融租赁公司出现自身人才储备不足的问题。
对此,河北银监局非银处处长张建印提及,商业银行选派部分人员充实到其组建的金融租赁公司,这部分人员熟悉银行业务,不可避免地会借鉴其母行的营销渠道和风控经验。而金融租赁涉及面宽、覆盖域广、交叉性强,需要更多具有多方面知识储备的从业人员。
“引进外资可以有助调整股权结构,让金融租赁公司在更广的范围内选择适合自身专业化发展的战略投资者,建立更专业化的人才队伍。”有分析人士提出。
此外,申万宏源固收研究所分析师提道,金融开放放宽了外资设立、持股国内金融机构的要求,扩大了外资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随着外资对我国金融市场参与度的提高,有望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