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堪称金融风险大年。此次远程视界经营风险集中爆发,出现设备交付逾期、资金链紧张等问题,合作项目无法开展,致使基层医院无力偿付融资租赁款,38家融资租赁公司经受考验。远程视界善后措施效果如何尚待观察...

对于曾经是一名眼科医生,后因创立在线问诊平台而小有名气的韩春善而言,二次创业远程视界不仅将“不善言辞”的他推上风口浪尖,更让与其合作的38家融资租赁公司,数百家基层公立医院,以及数以千计的员工、代理商面临考验。

2012年,正因“不能深入医疗核心,与利润绝缘”对在线问诊行业前景感到困惑的韩春善,在一份国务院文件中看到了“远程医疗”和“基层医疗”的机会,并着手创立了北京远程视界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以相对熟悉的眼科远程医疗服务起家。

2015年,韩春善出资设立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由于和上述北京远程视界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拥有同一实控人,以下并称为“远程视界”),并利用这一平台先后注册成立了远程心界、远程中卫妇科、远程中科耳鼻喉、远程金卫肿瘤、远程视界中医等“远程系”医院管理公司,业务范围急剧扩大到心血管、妇科、耳鼻喉科、肿瘤、中医等科室的医疗相关服务。

远程视界于2015年、2016年获得2亿元、8.8亿元A轮及B轮融资,融资额超过10亿元,估值超过60亿元,堪称远程医疗界的“独角兽”。

据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显示,截至目前,其各地分公司数量达100家以上,员工数量超过2500人,全国区域医疗专家3000多人,已在全国县市级公立二甲以上医院建立远程会诊中心及会诊基地1000余家,是“国内规模最大的专注专科远程医疗联合体O2O平台”。

1、面对“免费”香饽饽 融资租赁风险遭忽视

据腾讯财经《棱镜》报道梳理,远程视界背靠大城市三甲医院、医疗专家、医疗基金资源,通过招募区域代理商,与基层公立医院开展专科远程医疗合作。远程视界与基层公立医院签约提供远程诊疗服务、发展相关科室,基层公立医院则通常需要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向远程视界购买远程诊疗设备。

根据一份远程视界与基层医院协议内容,基层医院不需要设备投资,只需从项目收入中按比例归还设备融资租赁款,远程视界提供担保,垫付融资租赁保证金,并垫付项目收入不足以支付融资租赁款的部分。

双方约定,将远程医疗项目毛收入的25%用于支付融资租赁款,剩下的75%在基层医院、远程视界、远程诊疗专家之间分配。

融资租赁期满后,设备所有权及原本用于支付设备融资租赁款的25%项目毛收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