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作为集融资与融物、贸易与技术服务为一体的新型金融模式,有效促进了市场资金与产业之间的互动融通,并已成为我国现代服务业、金融业的重要构成力量。伴随着行业快速发展的步伐,融资租赁交易市场上的法律风险也日益触发,与融资租赁相关的纠纷亦层出不穷。因此,对融资租赁合同纠纷的相关典型案例进行分析和研究,有助于风险管理和对诉讼案件结果的预判。

融资租赁合同性质和效力问题

融资租赁与借贷合同的认定

区别融资租赁合同关系与借款关系,不在于交易中“融资”特征的审查,而在于“融物”特征的认定。司法实践中,交易中是否存有租赁物,租赁物所有权有无转移、能否转移等,都成为法院关注的要点。

【案例7】仅有资金流转而无真实租赁物及所有权转移,融资租赁合同关系不成立

案例索引:柳林县浩博公司、山西联盛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286号]

案情简介:兴业公司(出租人/买受人)与浩博公司(出卖人/承租人)、联盛公司(承租人)之间签订有《融资租赁合同》,由浩博公司将租赁物转让给兴业公司,再由兴业公司出租浩博公司、联盛公司。后兴业公司诉至法院请求租金。

争议焦点:出租人主张租金,承租人以案涉合同名为融资租赁实为借款合同为由,主张扣减未实际支付的金额,如何定性。

裁判要旨: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七条关于融资租赁合同的规定,租赁物客观存在且所有权由出卖方转移给出租人系融资租赁合同区别于借款合同的重要特征。本案中,兴业公司既未提交证明租赁物真实存在的文件,也未提供其取得租赁物所有权时对租赁物进行实物检视、租赁物的现状及存放地点等其他能够证明特定租赁物真实存在的证据,仅凭《租赁物所有权转移证书》及《租赁物清单》尚不足以证明存在特定租赁物,也不足以证明所有权发生过转移,现有证据仅证明当事人之间有资金出借与返还,案涉合同系借款合同而非融资租赁合同。

【案例8】租赁物系非独立可分割物而无法实现担保功能,但融资租赁合同成立

案例索引:中水电北固公司、成都裕邑丝绸公司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案[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2175号]

案情简介:北固公司(出租人)与裕邑丝绸公司(承租人)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约定:中水电北固公司购买裕邑丝绸公司所有的电子提花机、变电供电设备系统、供水管网系统及天然气管网,并回租给裕邑丝绸公司以收取租金。再有,裕邑丝绸公司以及其它公司就租金债务向北固公司另行提供担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