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船舶融资租赁是一种常用的船舶融资模式,在船舶融资租赁交易中,船舶应当进行船舶所有权登记和光船租赁登记,承租人应当依法取得水路运输经营资格等,这些事项作为硬性指标往往会受到出租人足够的重视,而船舶优先权作为一种具有隐秘特质的潜在风险经常被出租人忽视或者无法及时察觉。作为一种法定权利,出租人无法通过合同约定的方式规避该风险,需要寻找到切实有效的风险预防措施,才能够应对表现形式各异的船舶优先权所带来的风险。下述法院判决可谓是对融资租赁企业在船舶融资租赁领域开展业务的一个警示。

正文
刁某某与国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大连航运集团有限公司船员劳务合同纠纷案

原告:刁某某
被告一:国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银公司”)
被告二:大连航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运集团”)

案件基本事实
2002年11月24日,刁某某与航运集团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航运集团根据工作需要安排刁某某在船舶岗位工作,工作期限自2002年11月24日至2012年12月31日。2013年1月1日,航运集团与刁某某将上述劳动合同期限变更为自2013年1月1日起无固定期限。该劳动合同同时约定,航运集团以货币的形式于每月19日前按月工资形式支付刁某某报酬。2014年12月24日,航运集团调派刁某某到“连航浚1”轮任轮机员。航运集团按月汇总出具刁某某工资单,每月发放其上一个月的工资。国银公司是“连航浚1”轮的所有人,航运集团是该船舶承租人,2016年7月,国银公司与航运集团就“连航浚1”轮的租船合同到期[1],刁某某等船员仍继续在该船上工作至2016年12月19日,在此期间航运集团并未向刁某某支付工资及饮食补贴。自2016年8月1日至2016年12月19日,航运集团拖欠刁某某工资及伙食补贴共计47205元。刁某某于2016年9月8日向法院申请扣押“连航浚1”轮,法院于2016年9月12日作出(2016)辽72民初74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在辽宁省大连市香炉礁大连新海航运有限责任公司码头扣押“连航浚1”轮。为保证船舶安全,刁某某持续在船工作至2016年12月19日法院指派看船人员上“连航浚1”轮后下船。

2017年1月3日,航运集团向刁某某等四名船员出具《关于“连航浚1”轮船员工资保险有关问题的答复》称:因2016年8月1日起,国银公司与航运集团就“连航浚1”轮的租船合同到期,刁某某等四名船员2016年8月至2016年12月的工资及伙食津贴应由国银公司支付。

[1] 根据本案判决书中描述的案件事实,无法确定出租人国银公司是否已经将涉案船舶真正取回。

起诉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