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融资租赁兼具融资与融物特性,因而租赁物占有与所有天然分离,在动产融资租赁项下,租赁物因承租人占有表征而被无权处分致使被第三人善意取得物权的案例大量存在。为维护交易安全,预防动产租赁物之物权被承租人无权处分、被第三人善意取得,租赁公司开创了授权承租人在租赁物上设立抵押权的实践,这一做法被《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14〕3号,以下称“《融资租赁司法解释》”)所认可。关于出租人就该特定抵押物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包括如下案例在内的许多案例做出了积极的判决,但实践中也存在不同观点,本文旨在从法律规范、法理角度论证赋予出租人优先受偿权的合法性、合理性及其重要性。
正文
台新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与被告王某某、高某、曹某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
原告:台新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
被告:王某某
被告:高某
被告:曹某

一、案件基本事实
2014年8月6日,原告台新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以下称“台新租赁”或“出租人”)与被告王某某(以下称“王某某”或“承租人”)签订《融资租赁合同》(以下称“《融资租赁合同》”),约定台新租赁作为出租人、王某某作为承租人以售后回租方式开展融资租赁交易,租赁物为奥迪车一辆(车牌号码为苏E×××××,发动机号为381373),出租人、承租人双方约定租赁物之购买价款为180000元,王某某同意并授权台新租赁在上述购买价款中直接扣除车辆保险押金2400元,台新租赁给付177600元后即视为已给付全部购买价款;台新租赁一旦将约定的购买价款给付往王某某指定账户,王某某即应将租赁物转让并以占有改定方式交付给台新租赁以代替实际交付,同时视为台新租赁已将租赁物交付并出租给王某某使用;租赁期间为自2014年8月12日至2017年8月11日,租金给付日为起租次月起每月的12日,共36期,每期租金为6440元;若王某某未依《融资租赁合同》约定按期给付租金,则台新租赁有权就逾期未给付部分按每日万分之五向王某某计收违约金,直至全部费用付清为止。高某、曹某作为连带保证人对《融资租赁合同》进行了附签,《融资租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应就王某某履行《融资租赁合同》的义务负连带保证责任,保证人承担的连带保证责任及范围为《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王某某的全部义务,保证期限为《融资租赁合同》签订之日起至《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的王某某全部义务履行期届满后两年。
同日,原告台新租赁与被告王某某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