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概述

A银行与B公司签订了一份《保理协议书》,约定B公司将其与C公司之间的产品买卖合同项下的应收账款债权5000万元及相关权利转让给A银行,A银行给予B公司4000万元的保理融资额度。

《保理协议书》签订之后,A银行与B公司于2013年10月14日签订了编号为20131014001号《保理融资申请书》,载明B公司将其在编号20131012001号《B公司与C公司应收应付账款确认书》项下对C公司享有的5000万元应收账款转让给A银行,A银行向B公司支付4000万元收购款,保理融资到期日为2014年8月8日。申请书签订当然,A银行与B公司签订了《应收账款转让登记协议》、《应收账款转让申请书》,且B公司以《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方式将该5000万元应收账款债权转让事项通知了C公司,C公司作为保理买方及应付账款债务人在《转让通知回执》上盖章确认。A银行签署上述文件后,同日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办理了应收账款转让登记。2013年10月22日,A银行向B公司支付了应收账款收购款人民币4000万元。

2014年8月4日,B公司向A银行出具《承诺函》,主要内容为:根据双方的《保理协议书》及《保理融资申请书》,A银行向B公司提供了保理融资款项4000万元,目前保理融资余额本金为3048.64万元。我公司现向贵行承诺,如C公司没有在前述《保理融资申请书》约定的融资到期日足额履行付款义务,则由我公司对前述《保理协议书》项下转让给贵行的对C公司的应收账款承担回购责任,回购日期为前述《保理融资申请书》约定的融资到期日,回购价格为融资本金3048.64万元及前述《保理融资申请书》中约定的利息。如我公司逾期履行回购价款的支付义务,则由我公司按照前述《保理融资申请书》的约定承担逾期付款的违约责任。

A银行由于未收到C公司的付款,于2014年9月10日对B公司提起诉讼,请求按照承诺函判令B公司偿还所欠的保理融资本金3048.64万元及利息。2014年12月10日,法院作为一审判决支持了A银行的诉讼请求。由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该判决已经发生效力。

焦点问题

在B公司未按生效判决向A银行清偿债务的情况下,A银行能否再根据保理协议等文件对C公司提供诉讼,要求C公司履行付款义务?

法律分析

中国银监会2014年制定的《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将保理业务定义为“以债权人转让其应收账款为前提,集应收账款催收、管理、坏账担保及融资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作为一种新型案件,保理合同纠纷涉及到基础合同法律关系和保理法律关系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其中,基础合同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