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查)没有预想的那么严格,估计影响比预期要小”,针对监管部门于6月初启动的租赁业摸底调查一事,供职于天津一家外资融资租赁公司的业务总监老冯(化名)昨天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公司业务经营并未受到冲击。
    南都记者昨天从业内了解到,广东的摸底排查尚未正式启动,而融资租赁公司总数占全国总数1/3的天津,已要求于7月10日前报送辖内融资租赁业书面报告。
    “启动排查其实是给正常经营的融资租赁公司吃下一颗定心丸,同时也是监管出清僵尸公司的开始,总体对行业是利好”,广州越秀融资租赁总经理张磊日前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表示,内外资租赁公司的资质和经营范围料将受到更严格监管,行业透明度持续增加。
    摸家底:
    为监管政策出台打好基础
    自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和典当行业监管职责从商务部划拨给银保监会后,银保监会于6月7日下发《依法履职尽责做好三类机构监管工作》,要求与各地建立完善日常工作联系和重大事件信息通报机制,组织本地区融资租赁等三类机构登录“全国融资租赁企业管理信息系统”等信息登记系统。
    作为融资租赁重镇的天津,排查启动颇为迅速。南都记者从业内获取的一份天津市商务委员会6月8日下发的《关于做好融资租赁监管职责转隶相关工作的通知》显示,“此次填报数据将作为融资租赁行业职能划转后,金融监管部门对企业实施分类管理的主要依据”,要求报送的内容包括2017年以来的基本信息,逐笔填报今年以来的相关业务情况,以及填报季度报表、年度报表等,以此为基础“梳理出经营活动正常的融资租赁企业名单”。
    张磊对此表示,以信息填报启动排查,可以视为监管摸清底数、盘查家底,为此后监管政策出台打好基础。此外,尽管需要报送的经营信息难度并不大,但仍可能有部分公司自认最终无法通过审核而弃权。
    众生相:
    或贱卖壳资源或自查自改
    融资租赁行业监管大一统后,融资租赁业既有弃壳而走或急于套现贱卖壳资源的,也有自查自改的,还有按兵不动的观望者。
    张磊所在的越秀租赁属于自查自改者。张磊表示,在此过渡期,其所在的越秀租赁已参照金融租赁管理办法中适用的条款,进行了自查自改,包括将负债率从去年最高84%降至约73%等。此外,管控好流动性风险,拓展融资渠道,发行短期融资券、公司债券、引入保险资金、推行资产证券化等。
    一位不愿具名的华南地区融资租赁公司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在新的准入政策出台前可以预期融资租赁公司将暂停新增,近期也有不少上市公司有意成立融资租赁公司,这就成为投机者的牌照套利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