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
 
港联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简称“出租人”)与谭从茂(简称“承租人”)签订《车辆融资租赁合同》,约定融资租赁车辆为斯达-斯太尔牌重型自卸货车,租期24个月,租金总额349,610元,承租人出现逾期未交纳租金的,出租人有权随时收回租赁车辆,收回租赁车辆后,出租人仍有权要求承租人支付全部剩余未交纳款项,自出租人收回租赁车辆之日起10日内承租人仍未按照约定完全履行义务的,承租人同意出租人无需通知承租人即有权对已收回租赁车辆进行处置,出租人有权自行决定已收回租赁车辆的处置方式和价款。租赁车辆由承租人自主经营,在不拖欠租金的情况下承租人经出租人同意可以将相关权利义务转让第三方。
 
2015年11月13日,出租人以承租人欠付租金为由收回租赁车辆,在委托评估后,将车辆折价卖给案外人黄少华,并以变卖所得价款70,000元折抵承租人所欠的部分租金、违约金。出租人后以变卖、处置涉案租赁车辆所得价款抵偿承租人欠付的租金、违约金及管理费后,就差额部分提出诉请,要求承租人予以赔偿。
 
【法院裁判】
 
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本案《车辆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租赁车辆由承租人自主经营,在不拖欠租金的情况下承租人经出租人同意可以将相关权利义务转让第三方,结合同型号车辆的市场价格进行判断,可以确认双方约定的租金数额事实上包含了租赁车辆的全部成本及出租人的利润。由此可见,承租人在依约支付全部租金后即享有了涉案租赁车辆事实上的占用、使用、收益权和部分受限的处分权,出租人则收回了租赁车辆的全部成本并实现了其订约时的期待利润,双方权利、义务对等或相当。在承租人已支付租金293,450元(含保险违约金、滞纳金)的情况下,根据约定,出租人仍可以自行变卖、处置租赁车辆并自行确定销售价格,该约定实际上赋予了出租人对租赁物的单方任意处置权和任意定价权,约定的权利、义务明显失衡,因而承租人关于上述合同条款无效的抗辩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出租人提交的《评估报告书》所确认的涉案租赁车辆评估价格仅为69,325元,而该车辆只使用了1.5年,按照平均年限法,以十年为车辆使用周期,按总租金349,610元折算,该车辆的存量价格应为30万余元;按评估报告书记载的原始价格313,500元折算,该车辆的存量价格则应为26万余元。即使该折算价格只是按照平均年限法得出的一种理论价格,也足以质疑评估报告书所认定价格的合理性,且案外人荆州开元公司委托评估的目的为交易、咨询,不是司法裁决,而《评估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