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
 
2014年9月26日,原、被告签订《汽车租赁合同》,约定原告根据被告对租赁车辆的选择,购买涉案租赁物出租给被告使用,同时约定,原告支付涉案车辆购车款时,取得该车辆的所有权,同时,在该车辆上为原告就涉案租金债权设定抵押权。合同签订后,原告已按被告要求出资购买了涉案汽车,并租给被告使用,同时将涉案车辆登记在被告名下,但被告未按约定支付租金,拖欠租金6期,金额为30401.94元。
 
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支付原告全部剩余租金,涉案车辆在被告支付完毕租金之前所有权归属于原告,且原告对涉案车辆享有优先受偿权。
 
【法院观点】
 
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要求确认涉案汽车的所有权归其所有,符合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相应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但因涉案车辆在郑州市车管所的登记车主为被告,故原告就该车辆享有的所有权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虽然原告与被告世贸公司签订了书面抵押合同并办理了车辆抵押登记,但原告已对该车辆享有所有权,即排斥了原告就同一车辆再享有抵押权,抵押登记仅可产生排除第三人取得涉案车辆所有权或者其他物权的法律后果,故原告要求确认其对抵押车辆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本文议点】
 
本案的案情虽然比较清楚,但涉及的法律关系较为复杂,且反映了汽车融资租赁领域的诸多痛点、难点问题。
 
一、本案是否属于融资租赁法律关系
 
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融资租赁法律关系的界定为出租人根据承租人对租赁物和供货人的选择,购买租赁物出租给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交易关系,在上述法律关系要件中,核心是存在租赁物的购买和出租过程,即“租赁物的融通”,如果缺少,将只有“资金的融通”过程,构成的只是借款关系。
 
那么如何认定存在租赁物的融通过程呢?
 
最理想的交易模式是(以汽车融资租赁为例):出租人根据承租人的要求购买租赁汽车,供货人向出租人交付租赁汽车,并办理所有权登记,出租人向承租人交付租赁汽车,双方办理租赁物的交付手续。上述结构中,首先,两次交付过程可以通过履行辅助人制度进行合并操作,即出租人委托供货人向承租人进行交付,两次交付一次完成,简化交易。其次,出租人车辆登记能否简化呢?从理论上讲,民事活动法无禁止即可为,当事人通过约定的方式将租赁物直接登记在承租人名下也不违反《物权法》《合同法》的强制规定,应获得司法机关的认可,但问题是此种操作模式容易引发纠纷,主要是登记所有权人与实际所有权分离的情形容易对交易秩序造成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