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本案争议焦点:在融资租赁交易中,承租人破产时,租赁公司(出租人)依法主张租赁物取回权,但破产管理人提出租赁公司申报债权即视为已选择通过破产债权方式受偿债权且就该申报行为已发生租赁物所有权转移的后果,租赁物已成为债务人财产,这一观点是否有法律依据?破产管理人还认为租赁公司应向其支付租赁物保管费。在此情形下,租赁公司(出租人)可否取回租赁物?是否应支付保管费?

北京京城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与益阳市美凯力塑料包装有限公司取回权纠纷案[1]
上诉人(一审原告):北京京城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益阳市美凯力塑料包装有限公司

[1]参见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湘09民终1079号民事判决书,2017年9月15日作出。

一、案件基本事实

2012年10月22日,益阳市美凯力塑料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称“美凯力”)作为承租人与北京京城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称“京城租赁”)作为出租人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约定开展融资租赁交易(租赁期限36个月),由京城租赁根据美凯力对供货人和租赁物的指定,从供货人处购买FR180型机组式凹版印刷机(即租赁物),并出租给美凯力使用,美凯力按约定向京城租赁支付租金等。

融资租赁合同签订后,京城租赁依约全面履行了合同义务,但美凯力仅履行部分租金偿付义务,已构成该合同项下根本违约。2014年10月29日,京城租赁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以下称“朝阳法院”)提起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之诉,同年12月18日,朝阳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以下称“调解书”)。京城租赁曾先后向朝阳法院依法申请强制执行,但美凯力一直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2016年3月3日,美凯力向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人民法院(以下称“资阳法院”)申请破产清算。2016年3月14日,资阳法院裁定受理美凯力破产清算申请。2016年5月16日,京城租赁向美凯力破产管理人(以下称“管理人”)申报了债权。2016年6月17日,资阳法院召开美凯力第一次债权人会议。2016年6月23日,京城租赁向管理人依法书面提出破产清算异议,主张对涉案租赁物依法享有所有权和取回权,但管理人在书面答复中认为:“《合同法》第二百四十二条关于租赁物不属于破产财产的规定,仅适用于融资租赁合同租赁期内,而美凯力是在合同租赁期限届满后破产的,不受《合同法》第二百四十二条之约束,租赁物可以成为破产财产。京城租赁在租赁期满后向管理人申报债权,但申报事项并未包括取回租赁物,这表明京城租赁是想通过实现破产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