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租赁公司接受国企提供担保的,在发生争议时,国企经常会以未经主管部门即国资委的审批为由主张对外担保无效,那么国企对外提供担保是否需经国资委的审批,及未经国资委审批时担保合同的效力问题,是值得探讨的问题。本文试从如下案例出发作简要分析。
正文
国泰租赁有限公司与山东信莱大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
原告:国泰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公司”)
被告:山东信莱大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莱公司”)
被告:山东省高唐蓝山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蓝山集团”)
被告:山东泉林纸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泉林公司”)

一、案件的基本事实

国泰公司与信莱公司签订了融资租赁合同,合同约定了租赁物,还约定在信莱公司履行完毕本合同项下所有义务前,租赁物的物权始终属于国泰公司。国泰公司与信莱公司签订的抵押合同约定,信莱公司依照国泰公司的授权,将国泰公司所有的租赁物抵押给国泰公司。后,国泰公司为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租赁物抵押事宜,向信莱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授权信莱公司将租赁物抵押给国泰公司,并向主管行政机关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国泰公司还与蓝山集团、泉林公司签订保证合同,蓝山集团、泉林公司为信莱公司在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2014年8月20日、2015年1月30日,国泰公司分别向信莱公司各支付融资款3000万元,合计6000万元。2014年8月21日、2015年1月30日,信莱公司分别向国泰公司各支付手续费180万元,合计360万元。2016年11月8日,因信莱公司拖欠租金,国泰公司决定向法院提起诉讼。2017年1月13日,国泰公司为本案诉讼,聘请律师并支付代理费289467元。

二、起诉与答辩及法院的认定与判决
国泰公司诉至法院请求:1.信莱公司支付到期未付租金及逾期租金占用利息、违约金,未到期租金,共计32144640.55元;2.国泰公司对信莱公司抵押的设备享有优先受偿权;3.蓝山集团、泉林公司对国租(14)回字第201407303号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4.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律师费用由各被告承担。
信莱公司辩称,融资租赁合同是售后回租的,设备由信莱公司卖给国泰公司,后由信莱公司进行租赁。现在设备没有转移所有权,所以融资租赁合同不成立、不生效。后签订的抵押登记可以证明所有权还是在信莱公司。国泰公司不具备金融经营许可,其将设备以抵押的形式借款给信莱公司,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应认定无效。国泰公司基于无效合同主张租金、利息、违约金没有法律依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