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2015年1月1日,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以下称“《预算法》”)实施,根据该法第35条,除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以任何方式举借债务。也就是说,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的融资渠道只有发行债券一种方式,其他融资方式都可能违法。那么,地方政府或其所属部门通过融资租赁方式获取资金是否属于违法融资?租赁公司与地方政府或其所属部门签署的融资租赁合同效力是否因此受到影响?这也是各租赁公司普遍关心的问题,笔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裁判文书中未发现涉及《预算法》的融资租赁纠纷案例,故选取了三个涉及《预算法》问题的其他纠纷案例以作分析,虽非融资租赁纠纷,但其审判思路可供租赁公司参考。从以下判决结果可以看出,司法实践中,关于违反《预算法》是否导致合同无效,存在截然相反的两种判决,相同的诉求在不同的法院判决完全不同,亟待司法规范。

正文
一、有些判决书认为违反《预算法》不属于《合同法》规定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情形,合同有效
(一)相关案例:连城县揭乐乡人民政府与周某民间借贷纠纷案
上诉人(一审被告):连城县揭乐乡人民政府(下称:揭乐乡政府)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周某
一、案件基本事实
揭乐乡政府因资金周转需要,于2012年2月9日向周某借款50万元,并出具了一份福建省行政事业单位(社团)往来结算凭证。自2012年3月23日起,揭乐乡政府先后通过银行转帐及现金形式支付给周某26万元,在揭乐乡政府付款前,周某均向揭乐乡政府出具一份收据,并注明所收款项为利息,揭乐乡政府按程序审批后付款。后经周某催收,揭乐乡政府未予归还。故周某诉至法院。

二、起诉与答辩及法院的认定与判决

周某主要诉讼请求:揭乐乡政府立即偿还借款50万元,并支付自2014年4月9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
法院认为,揭乐乡政府向周某借款的行为不是具体行政行为,属平等主体间的民事法律行为,该借贷关系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借贷行为有效,揭乐乡政府关于双方间借贷关系无效的主张不成立。揭乐乡政府借款后,连续数月每个月均有规律地向周某支付10000元,且周某出具给揭乐乡政府的收据中亦注明款项性质为利息,因此应认定该借款为有息借款,且约定的月利率为2%,揭乐乡政府称双方未约定利息,不应支付利息的辩解意见,不予采纳。双方未约定还款期限,在给予揭乐乡政府必要的期限后,周某有权随时向其主张还款,经周某催收,揭乐乡政府未予归还,属违约行为,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