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中,出租人对租赁物享有所有权,承租人对租赁物享有占有、使用、收益的权益。在所有权与占有分离的情况下,承租人无权处分租赁物,但实践中承租人因对外融资需求等原因擅自处分租赁物的情况屡见不鲜,严重侵害了出租人的权益。今天,小编将通过一则案例,为出租人如何防范此类风险提出建议。

案例:某国际租赁有限公司与中国某银行支行、湖南津市某棉纺织印染厂有限公司等二审民事判决书(201x湘高法民二终字第1xx号)

【案情简介】
2011年11月8日,出租人某国际租赁有限公司(简称“租赁公司”)与承租人湖南津市某棉纺织印染厂有限公司(简称:纺织机械公司)签署《融资租赁合同》,租赁物为并条机、细纱机等18套设备,租金总额逾1300万元。同日,纺织机械公司作为租赁物卖方、租赁公司作为买方、某公司作为使用方共同签署了相对应的《购买合同》。

《购买合同》约定,纺织机械公司开具以湖南津市某棉纺织印染厂为抬头的发票并交给租赁公司,租赁公司将该发票的抵扣联原件转交给纺织机械公司,租赁公司将该发票的发票联原件持有至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期届满。《融资租赁合同》同时约定,纺织机械公司取得租赁物发票(抵扣联)仅系其单方面享受有关税收政策所需情况下用于增值税抵扣用途,纺织机械公司不得以任何方式影响租赁公司行使对租赁物所有权,纺织机械公司不得出售、转让、分租、转租租赁物,不得在租赁物件上设置任何抵押权或其他担保权益。

随后,纺织机械公司与中国某银行支行签署多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纺织机械公司以多套设备提供抵押担保并与中国某银行支行签署了《最高额抵押合同》,并在工商局办理了《抵押登记证》,其中包含《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18套设备。

2014年4月,因纺织机械公司逾期还款,中国某银行支行向法院提起金融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之诉。针对设备抵押问题,法院认为:《最高额抵押合同》中有关并条机、细纱机等18套设备,虽系因纺织机械公司通过融资租赁取得,还未取得所有权,但用其为中国某银行支行债权设定抵押时,中国某银行支行没有过错,且已尽必要的注意义务,中国某银行支行属于善意取得;中国某银行支行《抵押登记证》载明的抵押物的实现价值在其约定的担保金额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租赁公司认为,中国某银行支行未如实审查抵押物真实权属(销货单位开具的第三联发票原件),仍在涉案18套设备上设定抵押权,主观上存在过错且未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不属于善意取得,故诉请法院撤销中国某银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