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扣押与拍卖船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扣押与拍卖船舶规定》)明确了光租船舶“能扣就能卖”的立法观点,然而如何理解可以适用《扣押与拍卖船舶规定》第三条的具体情况以及如何看待融资租赁船舶的法律地位等问题仍在实践中存在很大争议。本文即尝试通过引用相关真实案例,以梳理论证以上问题。
基本案情(【2015】甬海法商初字第570号)
原告中海工业起诉称:2014年10月4日,恒泰公司与原告签订“泰和达”轮船舶修理合同。修理工程完工后,产生修理费395,000元。船舶开航前,原告收到修理费200,000元,根据结算协议,余款195,000元应于2014年11月7日前付清。两被告(恒泰公司与华融租赁)直至起诉时未付余款,原告在法院拍卖“泰和达”轮的公告期间登记了债权,后依法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两被告支付“泰和达”轮修理费195,000元及利息并请求确认上述债务在“泰和达”轮拍卖款中依法受偿。

“泰和达”轮由华融租赁融资租赁给恒泰公司,该轮登记所有权人为华融租赁,登记光船租赁人为恒泰公司,登记时间2012年3月1日,起租日期2010年7月30日,终止日期2016年4月15日。因华融租赁的申请,该轮于2014年12月13日被法院扣押,2015年5月13日依法拍卖,2015年6月16日注销光租登记。
法院观点

华融租赁未参与船舶经营,并非修理合同的相对人,故原告要求华融租赁支付修理费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船舶融资租赁本质上是出租人为承租人提供的融资服务,融资船舶虽由出租人登记为所有权人,承租人登记为光租人,但与海商法规定的光船租赁合同的法律性质不同,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扣押与拍卖船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故原告要求上述修理费用在“泰和达”轮拍卖款中参与分配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问题一:上述案例中,原告是否满足适用《扣押与拍卖船舶规定》第三条的前提条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只有“船舶的光船承租人对海事请求负有责任,并且在实施扣押时是该船的光船承租人或者所有人”时,海事请求权人才能申请扣押当事船舶,进而才存在适用《扣押与拍卖船舶规定》第三条的空间,未经过扣押程序的前提下,海事请求权人没有依据主张分配船舶拍卖款。

具体到上述案例中,从判决书全文来看,原告没有申请过扣押当事船舶,且在其提起诉讼时,“泰和达”轮已经注销光船租赁登记,作为维修合同相对方的恒泰公司已经不再是该轮的光租人,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