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与天津顺通博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张杰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8粤0305民初11539号
一、案件基本事实

保理商:深圳一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保理商】
被告:天津顺通博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债权人】
被告:李孟哲【保证人】
保理商称:2017年6月20日,保理商与债权人于签订《关税、增值税应收账款保理总体授信协议》,约定由保理商为债权人提供关税、增值税等融资,并由保理商直接将融资税款缴付至海关。协议签订后,保理商依据债权人的申请,为其提供1335415.66元融资款,并已直接缴付至海关。上述1335415.66元融资款融资期限为30日,手续费率为0.99%,到期日为2017年7月20日。2017年7月21日,债权人因自身资金周转困难向保理商申请展期7天,展期费率为每日0.05%,展期到期日为2017年7月27日。2017年6月20日,张杰作为保证人向保理商出具了《个人担保书》,为债权人的融资行为提供连带保证。现债权人未偿还借款本金、手续费及逾期费,张杰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李孟哲为张杰合法配偶,张杰的担保责任发生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为夫妻共同债务和责任。展期到期后,债权人未偿还融资本金及手续费,依约应支付逾期费,故保理商将债权人、保证人一并诉至法院要求其承担相应的责任。
该案中,债权人辩称,保理商与债权人签订的合同是保理商提供的格式合同,双方并没有相关债权转让的约定,保理商也没有要求债权人办理债权转让手续,不符合保理合同的法律构成要件。此外,保理商并非金融机构,不具有发放贷款的资质。民间借贷只是偶发性临时拆借,不能以发放贷款取得高利为目的。保理合同中规定了高额的手续费、逾期费,显然是以发放贷款牟利为目的,因此保理商提供给债权人的借款应属无效。张杰辩称保证合同属于保理合同的从合同,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也应无效。而李孟哲并非涉案合同的保证人和当事方,与保理商之间不存在借贷关系。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只有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一方事后确认的债务才能认定为夫妻债务;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而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夫妻共同债务主张权利,人民法院不应予以支持。

二、本案的争议焦点

深圳市南山区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关税、增值税应收账款保理总体授信协议》是否合法有效;二、保理商主张的逾期款计算标准是否过高;三、保理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