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制度本身兼具物权保障(租赁物所有权)与债权保障(租金债权请求权)的双重优势。但因为融资租赁交易中的最重要的租赁物设备,作为动产,缺乏法定登记机关(仅飞机轮船等特殊的动产有法定登记机关),故而成为融资租赁行业发展的重要瓶颈性问题。

根据物权法定之基本法理,司法解释无权就租赁物的法定登记机关作出规定。在此背景下,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9条通过从第三人取得融资租赁租赁物的物权是否属于善意的角度,在权限范围内,对融资租赁行业的部分既有实践进行了认可,如外观标识、借道办理抵押物登记以实现租赁物的物权保障等。但对其中的抵押权登记,能否“坐实”抵押权,并进一步行使抵押权,尚有歧见。近期陆续有法律界及租赁业界的朋友咨询。借此,先做一简要回应。

问:有的车辆租赁中,出租人在诉讼中主张车辆抵押登记给出租人,抵押权成立,要求优先受偿。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九条第二项授权出租人自物抵押,我看《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一书主要说是为了解决没有租赁物登记的问题,没提抵押权能否设立的问题,当时在制定该条解释时,对自物抵押的问题是什么态度呢?

李志刚: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九条规定:承租人或者租赁物的实际使用人,未经出租人同意转让租赁物或者在租赁物上设立其他物权,第三人依据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取得租赁物的所有权或者其他物权,出租人主张第三人物权权利不成立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出租人已在租赁物的显著位置作出标识,第三人在与承租人交易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物为租赁物的;

(二)出租人授权承租人将租赁物抵押给出租人并在登记机关依法办理抵押权登记的;

(三)第三人与承租人交易时,未按照法律、行政法规、行业或者地区主管部门的规定在相应机构进行融资租赁交易查询的;

(四)出租人有证据证明第三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交易标的物为租赁物的其他情形。

从文义解释的角度说,出租人就融资租赁租赁物设定的抵押登记,仅适用于第9条导语的情形,即出租人主张对抗外部第三人的情形,而不适用于物权法关于抵押权行使的规定。

从立法意旨上来说,是作为防御外部第三人的替代措施,而不是坐实抵押权。

从法律关系上来说,出租人和出租人之间,属于内部关系。二者之间,按照融资租赁合同项下出租人享有租赁物的所有权,承租人占用使用租赁物的模式,确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而不是借贷抵押担保。

从司法解释起草过程来说,起草小组曾经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