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融资租赁行业的不断发展及业务创新,在融资租赁业务实务中,以动物、植物作为租赁物的情况已经比较常见,大部分从事融资租赁业务公司法务、律师,一般也认为生物性资产作为租赁物具有可行性。但遗憾的是,目前尚不存在公开的、认定植物或动物作为租赁物不影响融资租赁法律关系成立的生效裁判文书。在司法审判环节,以植物或动物作为租赁物的案件,仍然属于新鲜事物。

2018年,我们代理了一起以树木等植物作为租赁物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由于没有在先可遵循的审判规则,而本案中的树木又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导致本案在诉讼阶段,关于原被告之间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还是借贷关系问题,引发了极大的争议。

本文在对相关法律规定进行梳理的基础上,对司法实践阶段可能导致审判法官否定生物资产作为租赁物可以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的主要考虑因素进行分析,为出租人以生物资产作为租赁物的法律风险控制工作,提供参考与借鉴。

一、案例分享

2016年,出租人、承租人以一批位于某高尔夫球场及别墅区的树木作为租赁物,开展了融资租赁交易。2018年,因承租人在融资租赁合同下发生逾期支付情况,出租人提起诉讼,主张融资租赁合同加速到期。
由于本案租赁物的特殊性,本案一审法院先后组织了原告谈话1次,开庭3次,一审法院法官也要求原告配合赴安排赴租赁物现场实地查看租赁物。在一审法院受理本案初期,主审法官对本案租赁物为树木的问题,表现出了非常抗拒的态度,主要原因包括:目前没有任何生效判决确认过树木可以作为租赁物,一审法院不宜在本案的审判环节过渡“业务创新”;虽然出租人已确认不主张取回租赁物,但一旦出租人在诉讼中改变诉讼请求,主张解除合同、取回租赁物,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将对本案执行工作带来极大的难度;本案的树木已经栽种在尔夫球场及别墅区内,树木是否属于别墅区业主所有,存在争议。

在团队律师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多套生物性资产可以作为租赁物的说明材料、树木在执行阶段可以单独执行的佐证裁判文书、多次沟通生物性资产的合法合规性学界观点后,一审法院对于树木作为租赁物的负面性态度逐步有所改观。

本案在一审阶段经历了多次开庭后,一审法院最终没有以树木不可以作为租赁物的观点,否定融资租赁法律关系的成立,但仍然以租赁物取回成本过高、缺乏可操作性、租赁物未特定化等观点,认为出租人与承租人之间实际构成借贷法律关系。一审判决作出后,原被告均提出上诉,目前,本案已进入二审阶段。

二、关于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