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自然人作为承租人的合法性分析

在融资租赁关系的认定中,《合同法》第237条规定:“融资租赁合同是出租人根据承租人对出卖人、租赁物的选择,向出卖人购买租赁物,提供给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1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合同法第237条的规定,结合标的物的性质、价值、租金的构成以及当事人的合同权利和义务,对是否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作出认定”。此外,国务院办公厅还曾下发《关于加快融资租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68号),探索发展面向个人创业者的融资租赁服务,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但根据《商务部办公厅关于开展融资租赁业风险排查工作的通知》,以自然人为承租人或业务合作对象,且近期发生过多次业务纠纷的企业可能会被重点检查。

综上,相关法律法规并未禁止融资租赁公司与自然人开展融资租赁交易,但若与自然人发生多次业务纠纷,则可能被监管部门重点检查。

二、租赁物范围分析

融资租赁法律关系兼具“融资”和“融物”双重属性,其中“融物”性是其区别于借贷法律关系的关键属性。所谓融物属性,(1)具有真实的租赁物;(2)租赁物权属可转移;(3)租赁物实际价值与交易价相符。因此,若以自然人拥有的动产作为租赁物,则该动产须具备一定价值和可变现能力。基于此,在日常生活中,自然人拥有的资产主要包括(1)车辆;(2)房产;(3)生活必需品;(4)其他资产。

(一)车辆

目前,以车辆作为租赁物开展融资租赁交易已形成一定的市场规模,尤其是厂商系融资租赁公司开展的车辆直接租赁,其法律基础在于车辆属于动产范畴,且《公安部关于机动车财产所有权转移时间问题的复函》(法研〔2000〕41号)规定,现行机动车登记法规和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办理的机动车登记,是准予或者不准予机动车上道路行驶的登记,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登记,《道路交通安全法》、《机动车登记规定》进一步规定,机动车登记的目的是为了行政管理及车辆管理,登记证明不代表权属证明,其所有权转移不以登记为生效要件,而且,车辆可以办理抵押登记,因此,车辆系适格的租赁物。

但车辆融资租赁亦存在一定问题,根据《侵权责任法》第49条之规定,如融资租赁公司作为车辆所有人,若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可能面临承担赔偿责任的风险;而且在北京、上海等实行车辆指标调控的城市,采取上述融资租赁模式,车辆所有权人与实际使用人不一致,可能会被认定违反车辆配置指标调控管理秩序,进而影响融资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