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合同的标的租赁物通常为动产,由于租赁物归属于承租人占有,在客观上存在着承租人即所有权人假象。基于此假象,有些存在恶意的承租人或者实际使用人可能对外宣称其拥有租赁物的所有权,并将租赁物私自转让或者在租赁物上设立他物权,从而使出租人对租赁物的所有权受到侵害。如果因为承租人的原因使得第三人获得租赁物权利,必然与出租人的所有权发生冲突。但实践中租赁物的所有权变动,往往不会转移占有,在出租人发现权利受到侵害时,往往已经陷入被动。《民事诉讼法》227条的规定、《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9条的诞生,便是为此提供解决方案。

我们通过一则案例展开分析:

1、案情简介

2012年4月5日,承租人向出租人提出书面申请,由出租人向出卖人购买车辆作为租赁物,并与出租人签订了《融资租赁合同》及《委托代理协议》,为了便于承租人对租赁物的管理和使用,协议约定由承租人以自己的名义与出卖人签订买卖合同,车辆亦登记于承租人名下,但由出租人向出卖人支付合同价款,在承租人将《融资租赁合同》中约定义务履行完毕前,租赁物所有权属于出租人。合同签订后,出租人依约履行义务将租赁物交付给承租人,承租人一直占有并使用着租赁物。截至《融资租赁合同》期满,承租人仍然欠付出租人租金;且承租人在出租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租赁物抵押给某银行申请了贷款。

2014年10月10日,某银行因与承租人存在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保全承租人名下财产,法院做出(2014)喀中立保字第24号民事裁定书,并依据银行提供的财产信息将租赁物进行保全。2015年出租人得知此事后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

本案的争议重点在于银行是否善意取得租赁物的抵押权。

关于银行是否善意取得租赁物的抵押权问题,一审法院认为:因承租人截止本院查封涉案租赁物时一直占有并使用涉案租赁物,且该租赁物登记在其名下,银行基于对该登记的信赖,其交易利益应得到保护,且出租人并未举证证明银行清楚租赁物所有权归属,因此一审法院认定银行对涉案车辆设定抵押权交易中的主观心态为善意。

二审法院补充道:银行在与承租人签订《抵押合同》时,并不知晓承租人与出租人之间就涉案租赁物签订了《融资租赁合同》。而涉案租赁物的所有权登记在承租人名下,并由承租人实际占有并使用,故银行在签订《抵押合同》时,已对抵押物尽到了基本的审查义务。出租人上诉称银行办理抵押登记的程序不合法,未取得涉案租赁物的抵押权。

2、法律规定

1《融资租赁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