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因出租人行使取回权引发纠纷而诉诸法院的情况时有发生,如此前我们分享过的一个案例((2019)沪74民终224号),该案一审法院认为,取回权必须以融资租赁合同解除为前提,出租人在合同未解除的情况下径行取回车辆,影响了承租人对租赁物的占有使用,非合法的自力取回行为,进而判决出租人向承租人返还租赁物。

这给出租人维护权益带来了诸多困扰——取回权是否必须以融资租赁合同解除为前提?在行使取回权时有哪些要点?取回租赁物后又有哪些注意事项?本文我们将通过司法实践中的裁判情况,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

出租人行使取回权是否必须以合同解除为前提
目前的审判实践中,多数法院认为融资租赁中取回权的行使应以合同解除为前提。例如,在(2019)闽02民终131号案件中,厦门中院便认为,虽然案涉融资租赁合同约定融资租赁公司在承租人拖欠租金的情况下可以自力取回租赁物,但该权利的行使仍应以合同的解除为前提。出租人未通知承租人解除合同而迳行取回租赁物的行为,不构成取回权的正当行使。

但也有法院持不同态度。在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2019)皖01民终63号案件中,承租人的抗辩理由之一即是认为出租人在合同履行期间直接取回租赁物,违反了法律程序性的规定。一审法院在审理时指出案涉《融资租赁合同》对出租人自力取回进行了明确的约定,而法律对自力取回并无明确规定。法院同时认为,承租人有关取回租赁物须以解除合同为前提的抗辩,系法律对公力取回租赁物的规定。本案二审时合肥中院也未对这一观点进行驳斥,可见该案中法院并不认为自力取回以合同解除为必要前提。

笔者认为,当承租人根本违约、解除条件成就时,即使合同尚未解除,出租人也应享有取回权。如果出租人取回后并处置的,应视为取回行为是出租人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在取回租赁物时融资租赁合同已解除。

出租人自力取回租赁物的要点

01、并非所有违约情形都适宜自力取回
闽02民终131号一案中及(2017)沪0114民初15555号案件中,厦门中院与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都在判决时指出,融资租赁合同项下出租人的取回权属于救济权,只有在承租人严重违约,丧失了合法占有租赁物的基础时,出租人行使取回权的条件方能成就,即只有在承租人严重违约导致合同解除的情况下,出租人才能行使取回权。由于出租人行使取回权、处置租赁物必然会导致承租人无法使用租赁物、融资租赁合同应当解除这样一个后果,法院的上述观点确有其合理性。但什么样的情形才算“导致合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