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8日,《民法典》通过并公布,其第737条规定“当事人以虚构租赁物方式订立的融资租赁合同无效”。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何为“虚构租赁物”以及“虚构租赁物”的法律后果,引起业界广泛讨论,争论不断。那么,若融资租赁交易中的租赁物被证实是不存在的,是否一律影响融资租赁法律关系的认定?租赁公司对租赁物的审查义务的边界在哪里?这些问题值得融资租赁从业人士深思,本文中的案例正好涉及“虚构租赁物”问题,本文作者拟以本案为出发点,对上述问题进行简要分析,以期对租赁公司起到积极的借鉴意义。

案件基本事实

东航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中建六局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东航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航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建六局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六局三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六局”)

2017年1月18日,东航公司作为出租人与中建六局三公司作为承租人就中建六局三公司的固定资产签订《售后回租赁合同》、《所有权转让协议》。 当日,中建六局三公司向东航公司出具《租赁物件接收确认函》、《租赁物件明细表》、《租赁物件确认函》以及购买租赁物件的增值税普通发票若干份。

2018年4月13日,东航公司因中建六局三公司拒付租金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中建六局三公司对于东航公司提交的增值税普通发票的真实性、合法性存在质疑,明确表示本案《售后回租赁合同》项下无相应租赁物,并据此申请法院依职权调查。法院到山东省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税务局、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税务局实地调查,查询结果证实本案涉及上述两地销方的增值税普通发票均属套票,实际的开票日期、金额、购方企业名称与本案证据不符。

起诉与答辩及法院的认定与判决

东航公司起诉要求中建六局三公司支付《售后回租赁合同》项下未付租金及以未付本金为基数计算的违约金等。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真实的、有价值的租赁标的物,既是融资租赁法律关系履行的担保要素,也是认定融资租赁法律关系成立的必备要素。东航公司主张本案融资租赁合同关系成立,除了提交相关的合同依据外,首要举证应当是证明租赁物的真实存在。从现有证据而言,东航公司仅提交了关于租赁物件的购买发票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