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跳票打开了诉讼的魔盒

话题又要从一起官司说起,2016年9月-10月间,江西佳沃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沃新能源”)与江西省金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锂科技”)签订了4份采购订单,佳沃新能源向金锂科技采购价值总计3158万元的磷酸铁锂原料。订单签订后,金锂科技依约履行了供货义务,并开出了发票,而佳沃新能源则向金锂科技转背书了3张由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特玛”)作为出票人,期限6个月,面额3000万元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可是为什么不幸的企业却都是相似的。作为出票人的沃特玛公司在这期间破产了,而作为只有沃特玛这一家客户的上游供货商佳沃新能源,不出意外,也破产倒闭了。可想而知,金锂科技看着手里300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真的是欲哭无泪。

2018年9月金锂科技将佳沃新能源诉至江西省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案情并不复杂,双方对于供货以及电子商业承兑汇票跳票(空账无款)的事实并无异议。佳沃新能源只是以背书转让电子商业承兑汇票为由,希望将官司打成票据纠纷,而非买卖合同纠纷。法院并没有支持这一说法,最后判决佳沃新能源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金锂科技支付货款3000万元及60万元违约金。(案情详见《江西省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赣05民初102号》)

后面的过程,经验丰富的读者也许都能料到,佳沃新能源根本没有资金支付货款,于是金锂科技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查封账号、存货、厂房、设备等,这其中就包含了放在佳沃新能源厂房当中的4台双面挤压式涂布机。然后就是拍卖。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插曲,我们这个故事的主角也要正式登场亮相了。

02、半路杀出程咬金

2019年10月,沃特玛一纸诉状告到了江西省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金锂科技提出了案外人执行异议。沃特玛的主要诉求是:金锂科技申请执行佳沃新能源的4台双面挤压式涂布机,所有权归XX金融租赁公司(以下简称“A金租”)所有,而沃特玛公司享有这4台设备的租赁使用权,请求法院停止执行案涉标的物。

故事又要扯到另外一起官司了。2016年8月,沃特玛与A金租签订了《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设备类)》,沃特玛用价值3.28亿元的设备,向A金租做了3年期的售后回租。这其中的就包括了1.58亿元,存放于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下村工业基地孵化园20号厂房的里设备。而这个地址正是佳沃新能源的实际办公地址。

事实上,沃特玛是佳沃新能源的唯一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