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法释〔2020〕28号,以下简称《民法典担保解释》)正式施行,这将对包括金融行业在内的所有民商事交易活动产生重大影响。

对融资租赁行业而言,《民法典》及《民法典担保解释》在融资租赁交易方面的规定有哪些变化?

融资租赁行业应当如何适应这些变化?融资租赁行业应当注意哪些问题?

这是许多融资租赁公司都关心的问题。因此,笔者结合学习《民法典》及《民法典担保解释》的体会,起草本报告,供融资租赁行业参考。

第一部分 《民法典》第737条对融资租赁业务的主要影响

《民法典》第737条规定:“当事人以虚构租赁物方式订立的融资租赁合同无效。”该条是《民法典》中的新规定,虽然字数很少,但却是融资租赁公司和从业人员最为关注和重视的条款之一。

第一,该条规定中的“虚构租赁物”应如何认定?

笔者认为,“虚构租赁物”指融资租赁交易项下的租赁物不存在。融资租赁需同时具备“融资”和“融物”双重属性,系以融物为手段实现融资的目的。当事人以虚构租赁物方式订立的融资租赁合同,由于缺少“融物”的基本特征,故而无效。此外,实践中还存在租赁物低值高估(例如将价值1万元的设备作价为100万的设备作为租赁物)、租赁物不适格等情形,也应当视为不存在租赁物的表现形式。

关于租赁物低值高估,亦有观点认为,在融资租赁担保功能化的背景下,应当放宽对租赁物价值的审查,特别是租赁物价值本身需要放到市场上进行评价,如何审查并认定低值高估,超出了司法裁判的能力范围(例如,实际价值如何认定?高出多少视为高估?)。但目前主流的司法裁判观点还是认为低值高估不具有“融物”特征,故不构成融资租赁。

第二,若虚构租赁物导致融资租赁合同无效,应当如何认定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

《民法典》第737条规定引起关注的另一个原因是其规定的法律后果是“融资租赁合同无效”,但当事人之间构成何种法律关系则未进一步说明。对此,应当结合《民法典》第146条之规定进行解释。

《民法典》第146条规定:“行为人与相对人以虚假的意思表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

“以虚假的意思表示隐藏的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处理。”不无争议。

有观点认为此时不构成通谋,融资租赁合同依然有效,出租人享有撤销权。也有观点认为,出租人对租赁物负有谨慎审查义务,故应当根据具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