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赁物是否真实存在是法院判定融资租赁法律关系是否成立的首要标准,从各地法院公布的裁判文书可见,司法实践中一般会通过审查租赁物的采购合同、发票、权属证明、付款凭证、产权转移证明等证据并结合出租人对于租赁物存在的其他举证综合判断租赁物是否真实存在。

一、从司法案例看租赁物真实性的审查要点

《民法典》第七百三十七条规定“当事人以虚构租赁物方式订立的融资租赁合同无效。”由此,租赁物真实存在是判定融资租赁关系是否有效的关键要素。在承租人提出租赁物不真实存在的抗辩时,司法实践的审查重点可以总结如下:

一是出租人对于租赁物真实存在负有举证责任,租赁物清单、租赁物接收证明、租赁物发票、购货合同、照片等均可作为证明租赁物真实存在的证据。在(2016)最高法民终286号二审判决书中,最高院认为出租人应审核和收集租赁物发票、购销合同等,但庭审中出租人未提交,出租人也未提交现场查验租赁物或者租赁物现状的证据。因此最高院以租赁物未特定化为由认定租赁物不真实存在,案涉合同仅有“融资”没有“融物”不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

二是出租人提供的证据应能够指向具体、明确的租赁物,仅凭租赁物发票、租赁物确认函等材料无法认定租赁物真实存在。在(2017)沪民终221号二审判决书中,上海高院认为尽管融资租赁合同约定了详细的租赁物情况,承租人也单方面出具承诺确认租赁物的真实存在及价值,但出租人提供的租赁物购入发票系套票,真实性存疑,且未能提供其他的证据证明租赁物真实存在,因此涉案的租赁合同不构成融资租赁合同,属于借贷合同。

三是承租人提供充分证据证明租赁物不真实存在的,出租人负有进一步证明租赁物真实存在的义务,未能进一步证明的,需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在(2015)沪一中民六(商)初字第118号一审判决书中,上海一中院认为承租人提交的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的讯问笔录,显示承租人提供的租赁物发票为套票、发票中出售物品与税务局存根联也不一致,在此情形下,出租人作为主张融资租赁合同关系成立的一方,应当对租赁物真实存在承担进一步的举证责任,但出租人未能提交其他直接证据证明《售后回租赁合同》项下租赁物真实存在,故涉讼《售后回租赁合同》并不具有融物属性。

二、融资租赁企业业务开展时的注意要点

为应对前述司法审查并保护融资租赁合同所约定的合法权益,融资租赁企业在实际业务开展中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1.坚持依法合规经营,不以融资租赁为名开展违规放贷

[1] [2] [3]  下一页